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图集 > 影像记事
推荐图文

    “四十勇士”不畏艰险做模范(西下营“四十勇士”历史图片)

      发布时间:2011-11-17 00:44:03  来源:文史办  作者:孙伟 提供  点击:

    1958年西下营大办民兵师

    荣复军人吴荣阁训练民兵(1958年)

    长城上练兵(1)

    长城上练兵(2)
    长城上练兵(3)
    西下营民兵干部

    建设民兵训练基地茅山教导队(1)

    建设民兵训练基地茅山教导队(2)
    训练民兵(1)
    训练民兵(2)
    训练民兵(3)
    训练民兵埋地雷
    杨庄女炮班
    相关阅读:
    “四十勇士”不畏艰险做模范

    雄伟的燕山之上,古老的万里长城逶迤莽莽。在长城脚下,遵化城西,有西下营七个小山村,它和城东有名的以“穷棒子”精神发展起来的建明公社遥遥相对。在这里居住着复员回乡参加农业生产的40名革命军人。他们在党的领导之下,发扬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带动民兵,团结群众,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他们勇敢地克服了各种困难,大大改变了穷山薄地的落后面貌,使这里过去每亩只能打100来斤粮食的土地,跃进到每亩产粮500多斤!他们还大兴水利,大种果树,大搞副业,现在已是梯田如镜、果树成林,鱼虾满塘,把荒凉的塞上变成了美丽的江南。

    人民感谢党的正确领导,也感谢党和军队把他们的子弟培养成坚强的革命战士和共产主义的新人。这里的人们亲切地称呼他们是“四十勇士”,热情地歌唱党的领导和他们的英雄业绩:

    红旗飘在下营乡,四十勇士美名扬。

    英雄行为惊天地,千山万岭献宝藏。

    歌声遍野诗满墙,长城脚下花果香。

    勇士带头大跃进,党的领导更坚强。

    幸福生活说不尽,放声歌唱共产党。

    下面记述的,仅仅是这些勇士们生动事迹的一些片断。

     “四十勇士”当中,最早复员回到故乡的是老连长吴荣阁。

    1952年的秋天,吴荣阁一回到故乡,就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和复员军人吴森、吴凤等13户农民,首先在全乡建立了第一个初级农业合作社。吴荣阁不断地和新复员回乡的战友们相遇,这些战友来自四面八方:他们中间有指挥员,也有政治工作人员;有机枪射手,也有炮手、摩托车手;有司号员,也有炊事员……他们在保卫祖国的岗位上,在漫长的战斗年月里,用血和汗,完成了祖国交付给他们的战斗任务。如今,他们复员回乡,在祖国的农村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又开始了新的战斗。这40名勇士分布在西下营附近的杨庄子、桃园、东关、西关、东沟、西沟等7个自然村中。尽管他们复员的时间先后不等,在部队上的职务不同,然而,他们都和老连长吴荣阁一样,是党的政策最坚定的执行者,在7个自然村中带头组织了18个初级社。

    1955年冬天,全国合作化运动形成了一个新的高潮。党的合作化运动的指示象春风,“四十勇士”也被这股暖流聚到一起,这18个初级社合并成了一个高级社。年轻有为的、在部队当过排长的王佐民被选为主任。曾在部队上担任过政治指导员的霍洪全和老连长吴荣阁为副主任。另外还有24位同志分别担任了社和生产队的领导职务。

    当时,初级社家底薄,并社后又要买种子、搞肥料、买牲口,花费了一些钱之后,会计一算账,全社就剩了3角多钱,勇士们热爱这颗社会主义幼苗,毫不犹疑地拿出复员费投资,霍洪全同志一个人就投资600元。这样,他们渡过了第一道难关,播了种,施了肥,把田地侍弄得非常好。到夏天,往地里一看哪:绿油油的庄稼像一片汪洋大海。眼看着丰收在望,不幸,却遭到一场严重的雹灾,紧跟着又遭到两次大风的袭击。这样一来,全社秋天就要减产50多万斤粮食,怎么办?

    在这个巨大的困难面前,王佐民、吴荣阁等同志没有后退一步,他们三番五次的召集了党总支委员会、全体复员军人大会,提出:“向北大山要回五十万斤粮食!”好一个鼓舞人心的口号!好一个大胆的计划!他们决定以复员军人为骨干,带领全体民兵立即出发,到长城以北六七十里的大山上去打柴。他们的雄心是:不打够100万斤柴不下山。

    老连长吴荣阁半夜里就打好了行李卷,上了山,到最艰苦的岗位上领导年轻的复员军人和民兵们去进行这一场艰苦的战斗。

    塞外高山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对老连长说来都是亲切的。那半山腰间两间破草房的废墟,曾经不止一次地迎接过老连长和他的连队。那大山顶上密密的树林,老连长和游击健儿们不止一次地在那里埋伏,然后,突然间给搜山的日本鬼子一个致命打击。还有那离草房废墟不远的石碾,老连长也是熟悉的。游击健儿们也曾在那里和群众一起推着它,把晒干的树叶压碎,和棒子糊糊一起煮粥吃。然后,战士们又挤坐在石碾四周,听老连长讲游击战术,指导员讲《论持久战》。大家情绪饱满地唱着军歌:“我们的血最热最红,是光荣红军的传统……”

    如今,老连长又站在石碾旁讲话了,这回讲的不是游击战术,而是应该怎样开始建设社会主义!他用手指着四周耸立的群山说:“这山,是宝山!过去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它帮了我们不少忙。今天,咱们建设社会主义,我想这些山也不会袖手旁观。咱们要求它交给咱们一百万斤干柴!大家别客气,向老朋友要吧!”群山发出回声:“别客气,向老朋友要吧!”好像也在点头回答老连长。这是一个艰苦的早晨,然而,也是一个欢迎的早晨。大家哈哈笑地听罢老连长这席话,就扛着扁担、背架,拿着斧头向大山顶上走去,老连长带头走在最前面,晚上背柴下山时,老连长走在最后,他比年轻小伙子们打得还多,背得还重。

    生活是艰苦的,白天打一天柴,夜晚睡在草棚里。有时正在睡着,一阵山风会把草棚吹走;有时,下起滂沱大雨,连被子里都是水。大家起来顶着被当伞,蹲到天亮,第二天照样上山打柴。

    在艰苦的生活面前,民兵们开展了“比劳动、比学习、比纪律、比克服困难,看谁的乐观主义精神好”的竞赛运动,大大地推动了生产。最初每人每天只打二、三百斤柴,到后来增加到1000斤。不但劳动好,学习也好。他们经常利用晚饭后的时间,坐在山坡上学文化、学唱新歌。这座大山不仅成了劳动战场,也变成了学习课堂。收工之后,你听吧,到处是歌声、读书声。有时,你还可以听到这样的喊声:“欢迎老连长来个节目好不好!”这是老连长又和大家一块开起娱乐晚会来了。

    三个月,他们没有下山,天天把着荆棘攀登悬崖峭壁。很多人的手被刺伤了,很多人的衣服被刮破了,可是民兵们却越战越强,劳动的效率越来越高。从大雨滂沱的季节,一直战斗到塞外朔雪飞扬,三个多月的时间,勇士们终于把100多万斤干柴打到手,再加上一些副业生产,终于向北大山要回来被天灾抢走的50万斤粮食。

    在“四十勇士”当中,有一位“无脚英雄”孟凡瑞,他在解放天津的战斗中,英勇地用炸药爆破敌人堡垒的时候,被敌人的炮弹炸掉了双脚。在医院里装好了假腿以后,上级送他到荣军休养院去长期休养,他却坚决请求上级允许他回乡参加农业建设,继续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

    孟凡瑞回到家乡,政府和乡亲们都非常关怀他,大家争着帮他干活,老连长吴荣阁也常来看望他。孟凡瑞总是对大家说:“我没有什么困难,乡亲们快别为我操心。”一个没有双脚的人参加山区农业劳动是非常困难的。孟凡瑞在困难面前没有皱过一次眉,叹过一口气。党号召积肥就积肥,号召养猪就养猪。他平时生活俭朴,县人民委员会发给他30元路费,叫他到石家庄去修理假腿。一路上他吃最便宜的饭,住最便宜的店,回来剩下3元多钱又交回民政科。可是,孟凡瑞每年都把自己俭用节约下来的钱向社里投资。

    老孟身体弱,大家要他干轻活,可他总是这样盘算着:过去,在战场上为人民做的事情还不多,如今要尽一切可能在农业战线上多为人民贡献一点力量。有了这种坚强的思想,他要做什么工作,不管困难多大,都能做到。社里有一匹劣性的马,不听使唤,无论谁牵着耕田都是一尥老高。“我不信就制不服你这个牲口!”孟凡瑞偏要牵着它犁地。后来,这匹野马终于被我们的无脚英雄制服了,它不但乖乖地听孟凡瑞指挥耕地,而且还服服贴贴地驮着老孟下地回家。社员们说:“就把这匹小马交给老孟上下工骑着吧!”孟凡瑞说:“不,如今这牲口已轻听使唤了,还是让它给社里多做点活吧。我正准备学骑自行车呢!”“没有双脚咋骑自行车?”老孟望着乡亲们的惊异眼光说道:“这不新鲜,苏联英雄,没有脚还能驾驶飞机,照样把敌人打下来。”从此,孟凡瑞天天利用午睡的时间学习骑车。他先是扶着一棵大树骑上车子,然后,猛的向前一冲……就这样,不知跌倒了多少次,又骑上去多少次,乡亲们终于看见老孟喜气洋洋地骑着自行车上工去了。

    春天,社里的果树要剪枝整理,秋天才能多结果实,好腿好脚的人也有许多学不会上树的,没有脚的人更不用想干这种工作。老孟可不这么认识,他想:做为一个山区的社员不会上树整枝还行?于是,他又开始学习爬树整枝。遇到矮树,他用钩链勾住树杈,像运动员爬杆那样,一把一把地住上拔;遇到高树,便 在树干上拴绳套,像电业工人那样,用膝盖交换着攀住绳套爬上去。开始,大家看着他这样苦练,都为他担心,但也无法劝阻;可是,当人们看到他腰里掖着板斧,哧悠哧悠地爬上树梢,砍掉一根根的枯枝的时候,又高兴得几乎忘了他是个无脚的人,老孟的本领越练越高强,他可以从这棵树上转移到另一棵树上去工作了。他先把一个绳子套从这棵树上扔到另外一棵树杈上,然后,他拉住绳子用力一悠,便轻巧地从这棵树上“飞”到另外一棵树上,比一般人下树再上树还要灵便,还快得多。这时,人们不但忘记了他是个无脚的人,反而把他跟天上的雄鹰和海上的水手联系到一起了……

    无脚英雄孟凡瑞的事迹,成了整个民兵们的活教材。无论在生产中遇到什么困难,大家都会想到老孟克服困难、战胜困难的毅力,因而鼓起更大的干劲,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农村。

    1958年,“四十勇士”又带头和乡亲们一起迎接了伟大的人民公社的诞生。当党提出全民大炼钢铁的号召之后,人民公社立即显示出她的无比优越性。“四十勇士”带动和组织全公社的基干民兵,在长城脚下迅速地成立了“八一”炼铁厂。老连长吴荣阁担任厂长,无脚英雄孟凡瑞再三地向党委请求担任了炼铁厂最艰巨的工作——冶炼车间主任。“四十勇士”中的周玉林、孙玉合等同志,也都分配到冶炼车间工作。

    论冲锋打仗,保卫祖国,讲农业生产,建设祖国,勇士们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可是,搞工业、炼钢铁,这还是新兵上阵头一回。没关系,不会就学。孟凡瑞骑着车子到处取经,再回来建炉,装料点火。说干就干,长城脚下烧起了熊熊烈火。

    一连44夜过去了,每次炼出来都是釉子,铁水踪影不见,这可把大家急坏了。孟凡瑞44夜没合眼,两眼布满红丝,满头大汗,一刻不离地蹲在小土高炉前。实在困得不行,就跑到附近小河沟里用凉水拍拍脑门,回来再干。他和周玉林、孙玉合、邓艾、老连长一起守炉餐,伴炉眠,坚持了7个昼夜。后来为了操作灵便,老孟干脆卸下假腿,让邓艾捎回宿舍。邓艾走进宿舍,把假腿往床下一放,咕咚一声,震醒了正在休息等候上夜班的同志。从八户庄来参加炼铁的一个名叫张海的小青年一看,不禁惊讶起来:“这是啥?”邓艾说:“孟凡瑞的腿。”“什么!孟凡瑞的腿?”同时,引起了四、五个外村同志的惊问。邓艾说:“怎么着,你们不知道哇,咱们孟主任没有脚,这是他的假腿。”大家听着真是感动万分,张海感叹道:“我跟孟主任一起在炉前干了四、五天,一直没有看出来他没有脚。但见他拄着一根小棍走来走去,到处张罗,心里还说,这个勇士干劲真足,可就是有点寒腿……”夜班的同志再也睡不下去了,他们提出要学习孟凡瑞的革命干劲,立即回到炉前,和老孟他们一起展开了夺钢大战。

    夜幕第8次在炉前垂下。孟凡瑞躺在炉旁,望着被炉水染红的夜空,说什么也睡不着。他又爬起来,从周玉林手中夺过钎子,周玉林哪里肯让,急忙甩掉上衣,重又夺回钎子,对孟凡瑞说:“你休息会吧,等铁水一流出来,我马上把你叫醒。”其实,周玉林也该休息休息啊,他身上还带着伤呢。前天晚上,一个民兵捅炉子不小心,把钎子掉在炉子里拔不出来。周玉林冒着火焰,赤手空拳将烧红的铁钎子拔出来,手皮被烫掉了一层,衣服也烧着了。老连长吴荣阁让他去休息,催得实在紧了,他才说道:“你是经过战斗的人,你知道,叫一个战士离开前线,那他会多难受!”老连长劝他不过,只好让步:“继续干吧,不过,要注意身体!”

    老连长在炉前及时地传达了上级指示:“要大家苦干巧干结合起来。干劲加上巧,便是无价宝。”后来,他们就每烧一炉,总结一次经验,在炉前开“诸葛亮会”想更多的办法。打一仗,进一步。最后,炼到第32炉,他们改进了建炉技术之后,再打开出铁口时,一股红通通的铁水,闪耀着火花从炉口奔跃着冲出来,勇士们的心也像通红的铁水沸腾着。他们不断扩大战果,很快地“四十勇士”领导的“八一”炼铁厂就为国家生产了100多吨好铁。

    在大跃进的日子里,“四十勇士”和全体民兵一起不但在大炼钢铁的战线上做出很大的成绩,也在农业战线上获得了辉煌胜利。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旧社会,全西下营有40户人讨过饭,11户人家被逼卖掉儿女,广大农民以糠菜度日,吃不饱穿不暖。现在,这些饥寒交迫的生活早已一去不返,人民的生活蒸蒸日上。1949年,平均每人每年只能收入32元,1959年却上升到145元。荒山野岭也被他们制服,挖了7万多个鱼鳞坑,8000多丈水平沟,栽种了94万株果树。1954年以前,每年还靠国家救济60多万斤粮食,1959年一跃而能卖给国家50万斤余粮,而且还卖给国家28万斤水果,这是多么大的变化。

    当毛主席提出“大办民兵师”号召之后,勇士们又进一步地在原有的基础上整顿扩大了民兵队伍。吴荣阁当了民兵营长,王佐民当了教导员,其他勇士们也都分别担任着民兵连、排长的重要职务。近两年来,他们通过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管理民主化,紧紧地团结和教育了民兵,很好地完成了兴修水利、抗旱排涝、深翻土地、大搞丰产方等等一系列大跃进的工作任务。“四十勇士”已经成为一面光辉的红旗,他们对党的忠心,他们无比的毅力,他们惊人的成绩,教育和鼓舞着河北省广大的复员军人和民兵。一个广泛的学习“四十勇士”的运动,正在全省热烈地展开。

    如今,勇士们又在堡子店人民公社的领导下,带领全体民兵骨干组成西下营大队,向着农业机械化、电气化的伟大目标奋勇前进。

    (原载1960423日《解放军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