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风俗 > 民间故事
推荐图文

    小偷就擒

      发布时间:2013-06-24 03:57:41  来源:文史办  作者:汪学全  点击:

        说到清东陵的被盗,人们大多只知道电视连续剧《东陵大盗》里面记述的军阀孙殿英于1928年盗掘乾隆皇帝的裕陵、慈禧太后的定东陵的事件,却很少有人知道,早在这次盗陵事件的九十年前,已经有人盗过陵寝了。只不过,那次盗陵仅一个人,可称小偷,而且可以说是“监守自盗”。

        那是光十六年(1836年)七月二十二日的清晨,陵寝风水墙外,马兰峪东边,树荫掩下的公主园寝一队八旗兵打破了往日的肃穆与寂静。他们是刚接班上岗的巡逻队,按照惯例,从宫门开始检查园寝四周有无可疑迹象。他们宫门,检查门锁,只见沉重的大锁重重地垂着,锁得十分牢固。其中一人不经心地从门缝处向里望了望,竟发现享堂西隔扇外的雨褡连绳脱落了他大吃一惊,怕看花了眼,再定睛仔细看了看,一点也未看错,又叫其他兵丁看,也是如此。他不敢怠慢,立刻报告给了园寝的领催,很快,消息层层上报到马兰峪东西府的东陵守护大臣和马兰镇总兵那里

    守护大臣和马兰镇总兵闻报,经过紧急商议,立即命进入园寝查看。结果是西隔扇外雨褡连绳确实被人解开,并且发现,享堂正中的门锁被扭断。他们急忙带领兵丁进入享堂检查,先后发现神龛前摆放的铜五供、里面的绿色棉被、木戳灯内的一对锡蜡钎不见了,享堂内的大木箱上的锁被扭坏里面的各种丝织物十分凌乱,显然是被人翻过。园寝领催核查,木箱里共丢失青云缎面绸里坐褥一件黄纺丝包袱一件。在院子检查,发现西园寝门丢了一扇门板,门内地上还堆着一堆棉花,抬头往西一看,只见一扇门板在西墙根下竖着,正是丢失的那扇园寝门,显然是盗陵人把它作为越墙的阶梯之用了。

    检查的结果立刻上报,守护大臣和马兰镇总又驰赴现场亲自验看了一遍,情形与报告完全相符。这时有人赶来报告说,从永济当铺查获锡蜡阡一对,黄纺丝包袱一件,青云缎坐褥一件,褥内棉花已无。这些东西正是公主园寝丢失的物品,惟有铜五供还未查到下落。

    守护大臣和马兰镇总兵分析了一下情况,认为盗贼不会逃远,于是,命令裕陵礼部员外郎、景双妃园寝员外郎,会同八旗章京绿营千总、把总等官员等,带领八旗、绿营兵丁火速行动,在马兰峪一带严密搜查,缉捕盗犯一时间马兰峪被闹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然而他们折腾了一天也未发现可疑迹象。夜幕降临后,往日万家灯火热闹繁华的马兰峪,这一日各商号店铺都早早地上了板,各百姓家也都掩门闭户,大街上空荡荡的。搜捕盗贼的活动却在连夜进行。官兵们挑举着灯笼火把,手持着寒光闪闪的刀枪,往来穿梭,气氛紧张,如临大敌。

    夜二更许,一队官兵搜到了马兰峪镇明建石西北角楼高耸的角楼在夜幕中更显威武庄严平时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兵丁们举着灯笼火把,小心翼翼地摸进角楼,他们从地面的灰尘上发现了一行脚印,经仔细辨认,是新踩过不久的。这一新的发现,使兵丁们立刻都紧张起来,他们蹑手蹑脚地查看每一个角落,没有发现人影,发现有进的脚印,没有出的脚印,由此断定人还在楼内,于是他们继续认真搜查。一位八旗章京打了一哈欠,就在伸腰抬头的一刹那,看到了天花板,他灵机一动天花板上面还未搜查,盗犯是否会藏在上面?于是,他第一个往天花板上攀爬,千总、把总也随着爬了上去。他们借着从下面射上来的光亮,睁大眼睛仔细观看,果然,发现在天花板的厚厚灰尘里躺着一个人。见只有一人,三人的胆子立时壮了起来,像饿虎扑食一样猛扑上去,那人挣扎了一阵子,很快被拿住,被带到官府。经连夜升堂审讯,被抓之人很快就供出了作案的全部情况。

    这个被抓之人名叫贾罄芮,小名链牲, 20岁,是裕陵礼部的割草人。因家境贫寒,度日艰难,各陵存放的大量金银器皿和各种珍贵古玩供物,引起了他的偷盗欲望,但因防守严密,始终不得下手。于是,他想到了公主园寝孤零零地在风水墙外,非常偏僻,防守不会太严,因此,决定先从公主园寝下手。

    七月十九日傍晚,天似黑不黑的时候,贾罄芮从西墙跳进园寝院内,偷走了上述东西,为了携带方便,把褥子里的棉花倒了出来。把铜五供(香炉一个、蜡台两个、花瓶两个)和锡蜡阡装在带来的筐内,把西园寝门的一扇门摘下,竖在西墙根下,登着门爬上了墙头,用绳子先把被褥系出,然后又把筐系出。出了公主园寝后,把铜五供先藏在半路的高粱地里,第二天,就把其他的东西拿到了永济当铺,当了18吊500文钱。二十一日晚上,他又把铜五供拿到了振隆当铺去当。没想到该当铺不收,只得把铜五供藏到马兰峪后山乘觉寺,埋在空锅腔内。乘觉寺是座空庙,无僧道住持,贾罄芮当晚也就住在那里。这两天里,贾罄芮把所当的钱花得一干二净。二十二日上午,闻知官兵搜查得很紧,觉得乘觉寺定然是被搜查的重点,再呆下去是危险的,于是,在二十二日躲到城西北角楼的天花板上,没想到当天夜里就被抓了。

    根据贾罄芮的供词,护陵大臣立刻派人到乘觉寺从锅腔中取来铜五供,并对贾罄芮继续严行熬审,迫令他交代同伙以及以往所犯的罪行同时对七月十九日、二十日、二十一日这三天内在公主园寝值班的八旗绿营官兵进行审查讯问,追查责任,交代有无勾结。

    当时,由于道光帝宝华峪陵寝已经被废弃,公主园寝的管理和防护则由其他陵寝部门负责办理,具体分工是:东陵总管内务府在公主园寝设领催1名,拜唐阿9名,这些人专门负责园寝的日常管理和祭祀。孝陵、景陵、裕陵的八旗总管衙门和马兰镇绿营负责园寝的防护,三陵总管每班派骁骑校1员、八旗兵5名,马兰镇绿营每班派外委1名、兵4名,每两天轮换一次。因此,这次盗案涉及到了两班兵丁,有22名官兵被审查。经过多次熬审,贾罄芮只承认是初犯,并无同伙。在两班官兵当中也未查出有联手和知情故纵的情弊来。驻守马兰峪东西府的东陵守护大臣和马兰镇总兵于当月二十六日联名上折,向道光皇帝报告了公主园寝被盗的全部经过,要求把盗犯解送北京,交刑部审理。

    三天后,为了此事,道光帝专门发出了一道上谕,除将贾罄芮着交刑部严审,按律定拟具奏外,对所有直接、间接责任人、主管上层人员均进行了严厉惩处,包括革职、降职、交刑部议处等。

    贾罄芮被解送京师刑部,虽再次经过多次严审,所供还是与前相同。八月十九日,道光皇帝对此案作出了最后处理:此案连牲(即贾罄芮)潜入公主享堂内,偷窃陈设供物,实属目无法纪,着解往犯事地方枷号一年,满日发往边远充军。该犯父兄子侄,一并销除档册。

    所谓枷号,就是脖子带上重重的刑枷,在作案地点示众。所谓销除档册,就是没有了旗人的户口。于是,就因为这点贪欲,不但自己被罚充军,连父兄子侄都丧失了领补贴、找工作的权利,真是得不偿失。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