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风俗 > 民间故事
推荐图文

    “耍横”于化龙

      发布时间:2013-06-24 04:26:54  来源:文史办  作者:汪学全辑录  点击:

        清光绪年间,马兰峪镇上出了个惩恶扬善的于化龙。他性情刚烈,嫉恶如仇,侠骨正义,好打抱不平。

    当时,护陵人的日子每况愈下,普通老百姓更是度日如年,从原籍东梁各庄搬到马兰峪的于化龙对此极为不满。他性格鲁莽暴躁,心中不满,看不惯,就要寻机发泄,四处惹事生非,为此,初到马兰峪他也曾办过一些混事。比如,他看到穷人连饭都吃不上,有钱人却照样吃喝嫖赌,感到世道太不公平,要凭自己的“横”劲,向社会讨个公道。有一天他自己手头钱紧,就到宝局(赌馆)去要钱。宝局问他用什么押宝(即赌资),他掏出尖刀,挥手就从自己的腿肚子上割下一块肉来,说:这就是“宝”。宝局的人大吃一惊,担心他闹出5的事,只好马上给了他一点钱。

     时间长了,于化龙的头脑渐渐成熟,不愿再与那些马兰峪繁华闹市上的混混儿、无赖拉帮结伙,连老实百姓都欺负,而是想专门惩奸商,治恶霸,和坏人斗智斗勇,为老百姓做好  

    一年夏天,遵化城西马坊岭村的瓜把式朱老秋,到马兰峪镇上卖瓜。瓜摊摆好,老秋就亮嗓子吆喝: "甜瓜来(称重量)瓜吃"时会儿不大,一个身穿纺绸裤的汉子走到瓜摊前,撇声拉嘴的问老秋甜瓜”老秋初次到马兰峪镇瓜,不懂得市面规他笑,这是正八北的柳条青〉瓜,先约点吧。”知那人下身子个的瓜打开一口,尝尝拨楞拨楞头,“不一边。又拿一个大个的打开,一口,还说又放边。一会的空儿,这家伙打了一大堆,都说不甜。老秋是个老实厚道的庄稼人,胆小怕事。他个混儿,心找,也不敢言语,只好自认倒

    在这时候,从街上的人流中走来一个中年人,身穿长袍,迈着八字步,左手拿鼻烟壶,右手摇着带画的折扇,二目微合两撇八胡透气。两边买卖的掌柜们见了他,不住的点头请安,跟他打招呼“于二爷您早。 ”来的正是主持的于化龙 

    于化龙见个庄汉子卖瓜,而那了一大堆瓜都说好吃,就上问那混混儿:“这位打了这么你都”混:柜的卖甜瓜,我就买甜瓜,瓜不甜的,我不要化龙脸对老秋说:“买包儿糖来,撒瓜里。”老秋就近买了一儿白,往打开的瓜里一个撒了点。于化龙又对那混混说:“这回你再尝尝,甜不甜”那混混翻半天眼珠儿,知道于化龙不好,也就不敢再耍无赖了于化龙吩咐老秋:“把这些瓜都他约约 ”就这么着,混混一便宜没捞着,按大价大堆打破的瓜,又挨了于化龙顿训,象夹尾巴狗似的溜了

    恶棍走后,于化龙对秋说“你以后到这卖瓜,不要吆喝甜瓜吆喝香瓜,他就没找你的麻烦了”打那以后,一些来马兰峪镇做买卖负的都龙撑腰。 

    那时候,马兰不但节日唱大戏从初唱到十五,戏的人山人海,可热闹了。可是,每逢唱大戏,有钱有势的老爷太太、公子小姐们都要坐在子前边,就连他们带在身边耍的画眉鸟笼子也都挂在台上,以显示他们的威风。这样一来,每回唱戏,戏台围子上都挂满了鸟笼子,叽叽喳喳的,扰乱唱戏,了不满,但也不敢哼一

    看着不过眼,一次,他也找大鸟笼子把家里的一只大草鸡装在子里,提到戏台根下,也并排挂了戏台围子了。少爷、公们见有人把鸡笼也挂鸟笼块了,有损他们的尊贵个个炸呼开了,“这么讨厌,把鸡挂显魂来了给他扔喽!”说着就这时于化龙从出来,双手插腰,正厉色的说“我看谁敢扔们笼子里装的扁毛的,我的里装的也是扁毛的兴(许可)你们挂这儿,就不我挂?儿我挂定了”说把鸡又往更显眼的地方挪了挪少爷公子们是于了,谁也不敢动手,戏的百姓们可开了心,个个得前仰后合。 

    过去,遵化西关吊桥由于年久失修,破烂不堪,往车辆很不方便后来,是于化龙修的吊桥于化龙业不大,来的钱大伙修桥呢?这还得从西街铺说起 

    当时,里只有西街有座当铺。这座名为典吸血铺,专困潦倒的人诈坑,趁火打劫。在这儿做买卖是一头沉,他敲你,不兴争辩,都挂半红半黑、表示半官的阴阳棍,打,民愤极大,于总想惩治惩治这 

    于化龙拿了件缎子面马褂儿,到去当办完了,于化龙拿着当票走了没几天,便拿着当、当票来赎回那件马儿。于化龙把当金往柜台一放,柜伙计出了那件马挂儿。化龙接过马挂儿翻来调去看了摇摇:不对呀,的马褂猫眼(一种宝石)子,咋给我调换成银扣子了?说着怒气冲冲的把马褂又扔回柜台说:“还我的猫眼扣子!掌柜的回话下留,这本来就是银扣子看看当票。”谁知他看当票就愣住了,原来在典当时候时疏乎啥样扣子当票上没掌柜的一看这事要麻烦,只好出老东东家出来,于化龙来劲儿了:“我说你们开当铺的财怎么这么快呀,赶情专坑人,把猫眼扣子换银的!这叫“骂人不带脏字”,要是往常,老东家早该轮开阴阳棍了。可他一看是于化龙,知道这主儿不好惹,只好自认当铺办手续马虎,一个劲的赔不是。可于龙软不吃,不出猫眼扣子不罢休。老东家上哪找猫眼去呀?没办法,只好跟于化龙一起到县衙打官司。当时的知县姓齐,为官比较公正,堂一问,双方各说各理龙一口咬定当铺把马挂儿上的猫眼扣子给抵换成银扣子了,而铺东家却只承认马褂原本就是银扣子,没见过猫眼扣子。 

    齐大老爷一看,心里就跟明镜似的是于化龙要拣漏儿、讹当铺哇。眼扣子只有上家才有,化龙这回的够大的。他有心帮铺说句话,可在当铺方面,他不好开口。当铺老东硬,却忐儿忑儿,他明白,县太爷断案得凭当票,可当票好让于化给抓有一肚子计人的道儿,这亏却没辙了,只从县官官的断案讲究真凭实据、证物证,既然当票有据无证,只能按当主说的赔款受罚齐大老爷立刻拍案裁断当铺交出猫眼扣子,否则赔偿当主千两。 

    案件宣布处理完毕,当铺乖乖交出了银子,爷问化龙:“于化龙这笔钱,你做何用处按说案情关的话,可大老爷有他的你于龙讹钱还是?要是这笔钱你自己腰包,那猫眼子是哪来的,我可追追子不算完;要是用在公处,为大办点事儿,你讹当铺就对了,别的概不追

    要说不是财狠的人,他讹当铺就是为在铁鸡上拔毛儿给百姓出出气。知县这一问,于化龙胸脯一挺说:“我修西关吊桥。堂上下的人听了暗挑大拇指:“这笔钱讹得好。

     案子完了,化龙就招,把一千两银子全部用来修了西关吊桥。据说,于化龙修的这座桥一使用到解放初。

上一条: 小偷就擒
下一条:王爷办皇会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