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风俗 > 民间故事
推荐图文

    南门血战金日观

      发布时间:2013-06-24 04:30:38  来源:文史办  作者:汪学全 辑录  点击:

                          

    在明万历年间,统领这一带长城沿线防务的蓟镇总兵戚继光,在原来的土石城外包砌了一层青砖;在城墙顶部砌出了垛口;在东、西、南三个城门上建了岗楼。另一次是在清乾隆年间,又将南门上的岗楼拆除,扩建成高大的二层明楼。与此同时,在南门东西两侧100米外,还仿照北京故宫的样式,建起两座角楼。

    乾隆年间的这次扩建、重修,据说缘于明末的一场战斗,把城楼毁坏的太厉害了。附近有个传说称,历史上的某次战斗中,战火正酣,守军中竟有个人坐在这个城楼上偷着抽烟,结果点燃了身边的火炮导火索,造成城楼和自家人员的严重损伤。战后,这个人被严厉惩处,斩首示众。

    《明史·列传第一五九》记载,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正月,清军攻占京东数城,明廷副总兵金日观带兵坚守马兰峪。当时,二千余骑大清兵已经占据了府君、玉皇二山,居高临下,枪炮齐发,进攻马兰城甚急。面对强敌,“日观坚守,亲燃大炮。炮炸,焚头目手足,意气不衰”,“死守不下”。“朝廷奖其功,骤加都督同知”。

    记载并未提到“南门”,并称“金日观,不知何许人。”但是,据清嘉庆二十四年《四川通志》记载“金日观,浙江浦江人,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以将才授守备,效力关门。”记载还说,马兰峪战斗后的崇祯十年(公元1637年),“清兵攻朝鲜,(金日观)驻师皮岛,与敌相持七昼夜,力不支,阵殁。”

    文字记载与民间传说有着近于相同的细节,却又有截然相反的结果。最终的契合,验证于金日观的家乡。据浙江《浦江乱弹》称:金日观家族“四代一品”,他的曾祖母、祖母、母亲和妻子均为一品夫人,儿子为千户,可见是当地豪门望族。金日观坐在城头抽烟,点燃导火索,造成自伤,被下令斩首的消息传到家乡时,正值春节。祸从天降,家人无奈供起他的画像,遥向北国,沉痛祭奠。岂料,时隔不久,崇祯皇帝得到了金日观“亲燃大炮”,炮炸负伤,仍然“义气不衰”,“死守不下”,终于击退敌兵的真相后,后悔不迭,不仅为金日观平了反,而且重重褒奖了他的家人。令其家人悲喜交加的圣旨到达金家时,恰逢农历二月二日清晨。从此以后,当地金氏家族每逢“二月二”都要焚香祭祖,感激圣恩。他们的隆重仪式,显然与通常意义上农俗“二月二,龙抬头”已不是一个意思了。

    几方面材料的综合,仍然不能完全解答这个历史事件的所有疑问,如金日观到底是否被斩首;如果被冤死,怎么还有后来去朝鲜打仗……但是,透过这些材料,我们毕竟比较清楚地了解了金日观与马兰峪南门的关系,也可以说,起码在这次战斗中,他面对强敌的表现是极其勇敢刚烈的。

    清朝皇帝对中原英烈之士历来都是十分钦佩推崇的。乾隆皇帝高规格扩修马兰峪石城的南门,并于其上建关帝庙,使得马兰峪这个并不算大的山间古镇竟拥有四个关帝庙,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据当地老人回忆、辨认,所附照片应该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从北向南拍摄的。城门楼呈现的是背阴面,右侧近景为当时一座金矿的办公场所,门口还挂有信箱。几位农民和几头毛驴,似乎是为金矿“拉脚(驮运矿石)”的,看样子,不是在等活,就是来算账。稍远些,是一个阔绰人家的房屋。路左侧则为大门照壁和农家院墙,远处露出的那溜高高的屋脊,据说是已经废弃的清东陵“孝陵衙门”。

    马兰峪这些城门楼的毁坏,早在上世纪三四年代的日伪统治时期就开始了。也就是说,大概在这张照片拍摄不久,南门上的砖瓦木料就纷纷成为日伪军“防八路”的碉堡、炮楼了。此后,经过历次战火的摧折、混乱时期附近民众的拆毁和政治运动的冲击,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这座南门以及东西门、城墙,就在公众的视线中逐渐消失了。时至今日,人们能在这些珍贵的历史照片中,追忆昔日的岁月,仰望远去的雄姿,无疑也是一次丰盛的历史文化大餐。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