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风俗 > 民间故事
推荐图文

    史朴励志西北园

      发布时间:2013-06-24 04:34:39  来源:文史办  作者:汪学全 辑录  点击:

    2006年春节,中央电视台鉴宝栏目CCTV首届赛宝大会,有一张获得铜奖的书画藏品——《乘风破浪图》,受到人们关注。一段时间内,从书画作者、作品评价、题材,到作品主人公的生平等,关注过程不断推进,追寻结果不断突破,其中,关于作品主人公的籍贯涉及到了山间古镇马兰峪。
        作品主人公不是指作品的创作者。《乘风破浪图》的创作者为清代道光年间山西临汾画家侯坤元。他擅长细笔山水画法,为时人称道。这次,在1.2的画卷上他逼真地描绘了一次海战的实景:波涛滚滚的海面上,炮声隆隆,旌旗猎猎战舰排列有序,指挥官不顾个人安危,在旗舰舰桥上指挥战斗,远处是仓皇逃遁的海盗船只。画面视野开阔,敌我双方的对阵形势和序列交代得清清楚楚,仿佛画家本人也参加了这次战斗。可以说,正是画家的倾心创作,加上画卷的两处题跋,使得这件作品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投资价值,得以跻身于国宝的行列。

    关注不会停留在历史上不太着名的画家层面,而是深入到了这幅书画的题材。有关书画专家指出,画作题跋中所指的“兰畦太守”,即画面上坐镇旗舰指挥的海战统帅,也就是作品的主人公,是清代道光年间的官员史朴。而史朴,则在马兰峪留下了深深的足迹。

    《清史稿·列传二百三十九》有史朴传记,记载内容大致为,史朴(17981878),字文辅,号兰畦,直隶遵化州人,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顺天举人,道光十六年(1836年)进士。后长期在广东做官,历任乳源、惠来、潮阳、揭阳、海阳、南海等地知县;因功升任罗定、嘉应直隶州知州肇庆韶州广州知府广东按察使督粮道代办、两广盐运使。同治七年(1868年)卸粮道事。八年假归。光绪二年(1876年),“乡举重逢”,“重赴鹿鸣筵宴”(受当地推举,参加当朝皇帝为老年功臣所设的盛宴),赏二品服。四年1878年)80岁,卒于里第 
        关注中,人们发现,史朴从政40多年,口碑颇佳,且是当地着名诗人,在光绪年间乡人编辑的《遵化诗存》中存有六首诗作,其中洋溢着阳刚之气、清廉之风,并且充满对军旅生涯的感怀之情,作者可谓文武兼备的清代中晚期重要官员这次出征南海,指挥剿灭海盗,大获全胜,并被画史留名,则是辉煌人生的浓墨重彩。 
        关于史朴的遵化籍,相关资料介绍,他的祖籍为浙江江阴,后迁居直隶大兴,康熙二年奉调入遵化籍。长期以来,直至现代,遵化城内有一条史家胡同,即其家族的聚居之处。史家属于当地望族,史朴前后,不乏高官显贵。如史朴四子史晓亭,为嘉庆朝翰林院秘书郎,时称“史飞白”,即其草书多有潇洒飘逸的飞白笔法。他的诗作曾被列入《清诗纪事·嘉庆朝卷》,造诣很深。再如史朴之孙史恩培,曾任直隶知州,自行倡议捐建“遵化试院”,与人合作编纂前边提到的《遵化诗存》,亦颇有建树。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史朴告老还乡后,主持纂修《遵化志》,未及完稿而长逝,是史恩培接踵祖业,于光绪十二年(1886年),最终完成了这部书稿。正是这部史志,不仅为史朴的另一处居住地——马兰峪提供了确凿的证据,甚至可以由此追溯他辉煌人生的最初轨迹。

    该志第四十卷有这样一段文字:“西北园在州西马兰峪城西北隅,有溪桥池馆之胜,国朝以来,花木尤繁,旧名开家园。道光初,州人史朴结茅于中,遂为文人雅集之地。”

    这个西北园就坐落在现今的马兰峪镇三村,即原明代石城内的鼓楼后西北部。之所以“旧名开家园”,是因为传说这里曾为康熙乳母的宅院。当年,以处于石城中心的鼓楼为东南基点,东西大街以北,通往真武庙的南北石甬路以西,直到两个方向尽头的城墙根儿,都在康熙皇帝赏给乳母的地面范围内。这里,前边主体建筑部分叫“开宅”,后边西北角则为“花木尤繁”的“开家园”。

    从康熙到道光,150余年,“开家园”“转手”,成为“西北园”,合情合理。史朴生于嘉庆三年,即1798年,到道光初年,即1821年,23岁,即使不是最初就生活在这里,而是从遵化州城里或其它地方搬到此处,也完全可以说明,《遵化志》中上述文字所交代的基本事实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在“溪桥池馆之胜”中“结茅”,起码首先说明主人公有一定财力,居住选址讲究环境优美;再者还可说明主人公此时尚无功名,住所称“茅”,很有南阳诸葛当年隐于卧龙岗,“每自比于管仲、乐毅,好为‘梁父吟’”之风。史朴是道光十六年进士,当时已经40岁,此后才外出做官。20多岁来此居住后,此地“遂为文人雅集之地”,岂不说明,在将近20年的时光中,他在此自比先贤,广结友好,吟诗作赋,蓄志待发哪?也许,他还会“黎明即起”,在明初即已建起的“马兰谷营”北山坡上“躬耕陇亩”,而此后身为太守时的“兰畦”雅号,则是从这里发端。

    如今,昔日“开家园”前,还有一处史家宅院,里面住着史家后人。年近8旬的史凤萍老人,自称史朴的曾孙女,家藏的“万民衣”、铜盆、铜镜、厚重的名砚、成套的古籍、翡翠九头狮子印鉴,乃至老太爷的画像,她幼时都曾见过,有的甚至童趣把玩,比如“万民衣”,她称,就是一件衣服外面缝满了小布条,上面都写着不同的人名,物件虽然普通,却是当地民众对清廉公正的离任官员的极大赞誉;铜盆、铜镜,则意味着朝廷对这位官员所做的“清如水,明如镜”的肯定和奖赏······

    可惜,岁月的风霜雨雪已经将昔日的雄姿勃发消磨殆尽。斜阳下,门楼残破,高墙倾颓,世事沧桑,风光不再。然而,人们透过那方正阔大的院址、那厚重光滑的基石、那磨砖对缝的断壁,似乎如一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老人在向人们娓娓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