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风俗 > 民间文艺
推荐图文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铁厂飞钹

      发布时间:2018-03-29 01:54:01  来源:  作者:  点击: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铁厂飞钹

     

    铁厂镇是一个具有千年文明的历史古镇,据明代《重建铁厂城碑记》载:“遵化铁冶始创自中唐,历经宋元至今”。早在中唐时期已经在铁厂(当时称白冶庄)聚匠炼铁,铸造盔甲兵器。经宋元两代,直至明朝,铁冶业不断发展,人口也逐年增加。明弘治年间由于倭寇侵扰频繁,兵器需求量不断加大,铁冶业发展迅速,规模也相应扩大,炼铁炉达到25座,铸造炉达到50多座。据考证仅从事铁冶工人就达2500多人,成为当时我国最大的铁冶基地之一,这一时期是铁厂镇的鼎盛时期。明万历年间,戚继光任蓟镇总兵,镇守边关各口,下令对铁厂城进行重修,铁厂作为军需重镇,重要性再一次得到提升。明代末期,随着铁冶原材料资源逐渐匮乏,尤其是清朝入关建立政权以后,承平日久,从武功到文治的转型,军需铁冶业迅速萎缩,转而鼓励农民垦荒种田,提倡经商,于是铁厂城内外商号越来越多,到清代中后期,铁厂镇大街两侧已是商贾云集,铺户林立,成为遵化东南部重要的商贸集散地,伴随着集市、庙会、祀神、节庆规模的不断扩大和商贸经济的繁荣,促进了铁厂当地文化的发展,很多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民间艺术逐步形成。被人们称之为飞钹的民间锣鼓打击乐表演,至今还在铁厂镇流传,并且深受群当地众喜爱。

     通过实地考查和对当地老艺人的采访,飞钹表演这一民间艺术在铁厂镇由来已久,相传明朝永乐年间,在广东及江浙沿海地区,人们海上谋生,风高浪险,常有不测。在科学技术不发达的年代,多祈求于神灵保佑。因此这些地区修建很多道观,道事繁忙,形成有规模的法事乐队,人们在舞乐表演中祈求平安和丰收,其中就有飞钹表演。这种表演流传民间以后,为普通群众所喜闻乐见,明朝正德年间,曾有南方道士来到遵化铁厂镇传播道教文化及道教音乐(作法鼓会),随之飞钹这项民间艺术也流传于铁厂一带。由于飞钹是从东南沿海地区传入铁厂镇,因此飞钹也被称为“海套子”。每逢丰收、庙会、过节人们都要组织表演,久而久之,飞钹逐渐成为铁厂一带正月十五过花会必不可少的表演项目。 清代末期铁厂飞钹表演最为兴盛,当地至今流传“刘二老爷”和铁厂飞钹结缘的传说,相传清代光绪年间有一位姓刘的苏州知府,祖籍铁厂,以善断奇案着称,曾受到光绪皇帝的封赏,因其排行第二,皇帝钦封“刘二老爷”,从此“刘二老爷”名声远扬。告老还乡后回到铁厂安度晚年,在刘二老爷六十大寿的宴席上,当时的铁厂保长张德恩率领地方名流前来祝寿,并专门带来了铁厂“海套子”艺人来献艺。张德恩亲自上阵和“海套子”艺人共同表演,刘二老爷看到这精彩的表演,不住的拍手喝彩,当即赏专银以完善“海套子”装备,扩大演出规模,使“海套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盛。据说当时作为主奏的大钹多达三十六副,大鼓直径达五尺,由八名鼓手共同击打,大锣四面,小铙、小钹各八副,表演时步调整齐,惊天动地。气势浩大可以想见。随之“海套子”也就在当地名声远扬。

     这种自明代至今已经在铁厂镇流传四百多年的飞钹表演艺术,传承方式主要通过口传心授,由于资料的缺失,目前只能确认清末至今的五代传承人,其中以第三代传承人袁志臣为主要代表。袁志臣自幼喜爱飞钹,幼年常跟随大人们到各地观看飞钹演出,对飞钹技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十八岁时正式拜侯永明老师学习飞钹技艺,之后跟随老一辈飞钹艺人到各地进行表演和比赛交流。这一过程中,不但自身技艺得到锻炼,而且视野得到拓宽,加上对飞钹技艺的深刻理解和极强的悟性,不但传承了老一辈飞钹艺人的传统技艺,而且在保留原有特色的基础上有所完善创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演技法。

    1992年,袁志臣率领铁厂飞钹参加了唐山残疾人运动会开幕式,受到唐山各界领导和观众们的一致好评。袁志臣本人也获得了“唐山市级文艺创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并且,他自己根据多年表演经验,编创飞钹表演节目,带领表演人员到遵化及周边县市参加各种汇演和比赛活动,多次荣获奖项。为了体现飞钹技艺的内在价值,完整地将这一技艺传承下去,袁志臣热心飞钹技艺传授,多次应邀到各地进行义务培训活动,不辞辛劳,对学员耐心细致辅导,毫无保留,倾囊而授,,尽心竭力地培养了一大批飞钹爱好者,最有潜力的弟子有史俊青、刘金生等。

    经过历代飞钹艺人的继承承发展,铁厂飞钹逐步形成了带有浓厚冀东农村色彩、个性鲜明的特点,通过总结,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表演道具配置的独特性。铁厂飞钹表演主奏乐器有大钹六到十六付,伴奏乐器有大鼓一面,大铙一付,水镲一付,铛铛一面。大钹为主奏乐器并且数量多。在冀东一般的民间鼓乐合奏中,一鼓编制的打击乐队,同样音色大钹最多只用两付,以求音量平衡。但在铁厂飞钹中,大钹作为主奏乐器最多可以用到十六付,显得阵容强大,并且在突出主奏复杂节奏变化的同时,也能较好的完成乐曲的强弱处理,从而极大地丰富了乐曲的表现力。

    2、表演形式的灵活性。飞钹表演除了打击复杂的节奏外,还要表演出上下翻飞的动作,表演动作变化繁复,演员或正位,或侧位,时而从左到右,时而从上到下,时而从前到后。铜钹上下翻飞,有狮吼龙吟之势,万马奔腾之威。表演队形呈现多样化,时而一字形,时而圆圈形,时而交叉队形,表演人员的数量以及配置乐器多寡,都可因地制宜,因人而异,随心所欲,避免单一。

    3、表演过程的整体性。飞钹表演是一门独具风采的群体艺术,是协作精神的完美体现与人钹合一的完美诠释,表演过程中主奏、伴奏乐器虽然形态、击法各异,但节奏统一,韵律和谐。表演时根据乐曲情绪不同,所表演的动作也不相同,由一人充任总领手,其他人通过眼观耳听,洞察总领手的一举一动,随着总领手的节奏、动作、手势做相应的动作变化、队形变化、强弱变化等。

    4、表演曲目(乐谱?)的丰富性。飞钹表演曲牌及套路基本为当地所特有,并且通过历代飞钹艺人对飞钹表演的经验积累与深刻理解,在继承的同时,也不断被改造和发展完善。目前流传的飞钹乐谱种类较多,基本以粗犷、雄浑为主,节奏抑扬相续,急缓相间,强弱相合,音色上与作为伴奏乐器的大鼓、大铙、水镲等对比鲜明,变化强烈却趋于统一,能够适合不同场合进行表演。

     近年来,随着社会城市化进程的加剧,新生文艺趋于多元化和多样性,传统价值观念急剧转变,诸多因素的影响下,使铁厂飞钹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表演骨干人员老龄化的趋势,在传承上出现的断层情况,表演上的单一格局,以及以公益性为主的演出形式,在不同程度上都制约了铁厂飞钹的发展。尽管如此,作为冀东乐舞文化重要遗存的铁厂飞钹,不仅有助于了解研究我国民间鼓乐的形成和发展,同时对深入研究地方民族文化、民间习俗也有着不可低估的重要价值,同时在丰富广大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提高人们生活质量,增强了群众体质,促进社会和谐等方面,同样具有重要作用。对其加以抢救性保护、传承延续和合理开发,进一步促使飞钹艺术发扬光大的工作已经迫在眉睫。

     

     

    附:传统飞钹曲谱

    第一部开场。曲调偏低、节奏急促而连贯,发出的声音为八分音符的齐奏。打击曲谱为:嚓嚓 嚓嚓|嚓嚓 嚓嚓| 

    第二部起点。击打出节奏沉稳、激昂。打击曲谱为:嚓 庆庆|   | 庆庆|嚓嚓   |;嚓   | |   | 庆庆|嚓嚓 庆庆|嚓嚓   |

    第三部翻点。它由上句和下局组成,上句力度中强,打击曲谱为:嚓 庆嚓|   |;下句力度稍轻,打击曲谱为:嚓嚓 庆嚓|   |

    第四部大溜。节奏舒缓,力度由轻渐强,打击曲谱为:嚓   |   |   |   |

    第五部再翻点。它也由上句和下局组成,不过每一句都增加了一拍休止,跟前面的翻点显得复杂多变。打击曲谱为:嚓嚓 庆嚓|庆庆   |

    第六部收点。这是全曲结束句,非常言简意赅,有豹尾之势。打击曲谱为:嚓  |庆嚓 庆庆| 庆庆|0  0|

     

    附:铁厂飞钹传承人

    第一代传人: 侯万福、霍宗林

    第二代传人: 李贵廷、鲁印申

    第三代传人: 张印文、袁志臣、周庆云、李云、侯永明

    第四代传人: 白玉娟、冯国芹、鲁秀花、李春明、陈记、

     王红艳、刘金平等

    第五代传人: 刘海龙、魏强、庞得强等

     

上一条:逛 花 灯
下一条:下面没有链接了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