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推荐图文

    “四十勇士”带头建设民兵营

      发布时间:2010-12-30 09:07:05  来源:文史办  作者:郭厚章 孙 伟  点击:
         燕山丛中,长城南麓的原西下营大队民兵营,是由7个自然村的民兵所组成。当时有民兵480名,其中基干民兵173名,兵员动员对象93名;编为6个连、22个排、54个班(其中兵员动员对象9个班)。有荣复转退军人112名,其中荣军9名,复员军人34名,退伍军人69名。
        这里是冀东革命老根据地,有着光荣的斗争历史。早在1938年,就建立了党的组织,成立了青年报国队(民兵的前身),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当地民兵不断向日寇和国内敌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在抗日战争时期,有150多名民兵报名参军;与此同时,村里的民兵配合八路军作战72次,消灭敌人187人,缴获敌人武器200多件,手榴弹2200多枚,子弹2万多发,烧毁汽车6辆。日军投降后,广大民兵积极参加土地改革运动,斗地主、闹翻身,为了保卫胜利果实,又有120名民兵组成“翻身连”参军上前线;还有一部分民兵报名参加远征担架队,支援辽沈、平津等战役,荣获“模范担架排”的光荣称号。
        建国以后,一批荣复退伍军人陆续回乡,积极参加民兵组织,并带领民兵搞建设,坚持走合作化道路。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从1951年开始,办起全乡第一个互助组,初级社。1955年冬,40名荣复军人带领广大群众和民兵把18个初级社合并成一个高级社,一年内就改变了贫困面貌。1956年12月,40名荣复军人的代表王佐民出席了河北省和全国烈军属荣复军人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58年5月,被省委、省军区命名为农业战线上的“四十勇士”;勇士之一的王佐民,代表全体战友荣幸地跟随郭沫若团长参加了赴朝慰问团。1959年8月,他们的代表又出席了第二次全国烈军属荣复军人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当年10月1日的国庆10周年,勇士之一的王贵山,代表全体战友去北京参加民兵受阅分队,接受毛泽东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1960年2月,省军区和省民政厅在遵化县和西下营大队召开了全省荣复军人工作现场会,突出地宣传了他们的事迹;同年3月,北京军区授予他们“四十勇士”的光荣称号;4月,担任民兵营教导员的王佐民,代表民兵营出席了全国民兵代表大会。1972年6月,北京军区授奖西下营民兵营为“民兵工作先进单位”。从1964年以来,民兵营连续被省、地、县评为民兵工作“三落实”先进集体;在农业生产和其它各项工作中,也曾多次受到省、地、县等有关单位的奖励。近十几年来,西下营民兵营先后接待了日本、罗马尼亚、赞比亚、波多黎各等亚、欧、美、非、拉22个国家的参观访问。
                            脱下军装,不忘武装办民兵
         西下营荣复军人中,有抗日战争时期参军的11人,解放战争时期入伍的29人;有32人立过战功,9人致残。他们回乡后,就积极投入轰轰烈烈的农业合作化运动高潮之中。同时,虽然身上脱下了军装,思想上却不忘武装,积极报名参加民兵组织,带领民兵建设家乡,维护社会治安。战后的一段时间里,这里的民兵工作比较薄弱。曾在部队当过排长的王佐民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便找到先复员的战友许满、赵发等共同商议,一致认为,再不能让民兵组织涣散下去,必须得以健全,纯洁队伍,使枪杆子掌握在可靠人手里。于是,他们把情况及时向上级作了汇报,得到了区委的支持,结合整党整社提出了“枪换肩、刀换手”的口号,首先把武器交给了思想作风好的复员军人林久荣、徐仁和共产党员王福华等。紧接着,联合全体荣复军人向乡党委和县兵役局提出了“扩大民兵组织,健全各项制度,做到民兵工作有人抓、有人管;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发动民兵积极参加社会活动,维护治安;选拔一批复员军人和党员参加民兵队伍起骨干带头作用,坚持劳武结合,熟悉手中武器;动员民兵带头走社会主义道路,尽快改变家乡贫困面貌”等5条建议。立即得到上级领导的同意和支持。由王佐民任乡民兵中队长,很快整顿和健全了全乡的民兵组织,赢得了上级和群众的好评。
        1958年9月,毛主席发出“全民皆兵”的伟大号召,荣复军人们积极响应,带头落实。他们在上级党委和武装部门的领导下,把原来只有30多人的民兵中队扩编成500多人的民兵营。“四十勇士”中,抗战时期曾任连长的吴荣阁担任了第一任营长、王佐民任教导员,其中的17人分别担任了连以上干部。占干部总数的81%。随着复退军人的增多,绝大多数民兵干部由复员退伍军人来担任。使这支民兵队伍始终保持了坚强的战斗力,在建设与保卫祖国的战线上,充分发挥了主力军作用。
         西下营的荣复退伍军人把爱武装、办武装看成是自己的光荣职责。随着年龄的增长,尽管人人都成了“编外民兵”,却从不脱离武装:民兵开展工作,他们帮着干;民兵学军事,他们积极参加。勇士的带头人王佐民前后担任了20余年的民兵教导员,经常做民兵的思想工作。一次,女民兵王淑兰因吃奶的孩子闹病,在给外宾表演射击时,不慎跑了两发子弹,情绪很低落。王佐民发现后帮她找出子弹上天的原因,使其在下次表演时打出了“优秀”。
         这里的荣退军人之所以30年如一日地爱武装、办武装,还有个特点是老带新,新促老,新老交替,共同促进。如当新同志复员回乡之后,党总支、民兵营都要责成专人对他们进行传统教育,讲“四十勇士”成长史,民兵斗争发展史,使其扎根农村,建设家乡,办好民兵。经过一年左右的锻炼,然后由党总支、民兵营正式宣布加入勇士以后,安排适当的工作。烈士的后代,退伍军人陈起因学会一手军械修理技术,退役后想外出找个工作。当时王佐民、吴荣阁等老前辈找他谈心,使他安心于农村,很快担任了民兵副营长职务,后来成为民兵营得力的军事干部。如今的民兵干部,绝大多数由新勇士接替了,他们按老前辈的步伐前进,使民兵营这面红旗保持鲜艳。
       “四十勇士”为主体的广大复员退伍军人爱武装、办武装的事迹证明,复退军人特别是老复员退伍军人,同党和政府对武装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既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一支可靠力量,也是民兵建设的骨干力量。西下营的光荣历史,就是一个以复退军人为骨干,全面加强民兵建设的历史。因为有这批骨干带领的坚强的民兵队伍,30多年来,不仅生产建设全面发展,而且全大队基本上杜绝了违法判刑等事故的发生。即使在十年内乱期间,这里也没出现两派长期斗争、武斗伤人、停产上访等现象。
                          发扬传统,思想工作不断线
        勇士牢记党的思想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多年来,在党总支领导下,始终如一地坚持坚定的政治方向,大抓民兵的思想政治工作。他们结合实践,突出地抓了以下三方面的教育:
        坚持爱国主义教育。他们深深的懂得,民兵的主要任务,就是内防复辟,外防侵略。为了做好这一点,就必须使民兵们在思想上深扎爱国主义的根子,心里装着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才行。为此,他们围绕着国际、国内的重大历史发展,对民兵加强思想教育。建国初期,农村普遍建立农业生产合作社时,荣复军人向民兵们积极宣传农业集体化的好处,动员大家走社会主义道路;加入高级社和人民公社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时,社会上一小撮人跟着兴风作浪。于是,复退军人们向广大民兵利用忆苦思甜、回忆对此的方法提高其保卫祖国的坚强信心。由于长期进行这一教育,使广大民兵握紧枪杆子,攥紧印把子。1955年深秋的一天下午,闻讯北长城上蒋家楼里有个可疑的陌生人。复员军人张连普、周福奎等带领30多名民兵迅速赶到现场。果然,那个坏家伙手持一根木棒,凭借长城楼子踞高临下的优势,十分嚣张。于是他们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张连普率一部分民兵在前面斗,周福奎率10多名民兵从后面爬上楼子,很快擒住了这个坏人,交给了政府:后来弄清楚他是个越狱的潜逃犯。1956年春的一天傍晚,西沟村来人报告说,解放前当过日蒋特务,后来畏罪潜逃的反革命分子刘广仁回家来了。曾经在部队上担任过指导员的霍洪泉立刻组织民兵去捉,经过周密布署,巧妙地将其辑拿归案。
         坚持人民战争思想教育。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理论,是我国克敌致胜的重要法宝。“四十勇士”坚持对广大民兵进行这一教育,以此来增强其战备观念。每当新民兵入队、老民兵出队时,复退军人总要向他们讲述毛主席的人民战争思想,加深和巩固其当个好民兵,不忘枪杆子的思想意识。每逢国庆、“八一”等重要节日,也要由一些老勇士们讲述亲身经历的武装斗争传统和战例,借以提高民兵的战备观念,促使当个好民兵。女民兵南荣芝曾是“女炮班”里背炮盘的,她一度对“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的本性产生模糊观念,觉得将来是打现代化战争,“民兵用不上”,对训练不大热心了。针对她的思想反映,勇士之一的王贵春主动向她宣传世界一直在动乱的形势和帝国主义本性,又组织女炮班到北山烈士墓、“百人坑”等地控诉日寇制造“无人区”的罪行,从而使广大民兵都增强了战备观念。民兵于占民独身过日子,一度对民兵活动参加的少了,班长找他时却说:“反正仗一时打不起来,就让我先忙些家务吧!”曾经当过副连长的张连普知道后,当天晚上对于占民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自个儿的外号为啥叫‘大肚子’不?”接着,他把土改前家穷得吃糠咽菜,撑大了肚子的事儿说了一遍,触动得他流起热泪:“您别往下说了,我以后积极参加民兵活动就是了。”后来,他被选为班长,还当上了生产队长,大力支持民兵工作。
        坚持光荣传统教育。勇士们结合民兵的“三大任务”,经常向民兵进行解放军的革命传统教育,使他们在三大革命实践和两个文明建设中树立不怕苦、不怕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其主要方法是传、帮、带。这些同志为了做广大民兵的榜样,他们平时想战时,处处用战时的思想、作风和军事生活要求自己。过去有的为了练“铁脚板”,外出开会坚持不骑车、不坐车;有的为了不忘杀敌本领,借上山打柴或放牧,重温利用地形地物,练习投弹、追击等各种基本技能;有的在工作中保持雷厉风行、动作敏捷和军容风纪等优良作风,并把部队政治鼓动的传统方法运用到农村工作中来。吴荣阁“传枪”就是一例。老吴1950年回乡以后,带头办武装,是“全家兵”的好典型。但在一次给外宾作军事表演之前,早已出嫁在本村的女儿吴爱萍,因忙其家务迟到训练场几分钟。老吴觉察之后,当晚就给女儿讲述当年八路军小米加步枪打败日伪军的战例。并说:“咱们国家过去就是靠这些老武器夺取了政权。今天把这杆枪交给你,可要握得牢牢的。要知道,如果丢掉了枪杆子,咱们还得拿起讨饭的棍子。”从此,爱萍非常爱护手中枪,带着阶级仇、民族恨苦练杀敌本领,荣获了“优秀射手”的称号。
         广大复退军人的实际行动,影响带动了广大民兵和群众。曾经担任过民兵付营长的于守江,常备不懈的弦儿始终拉得紧、绷的牢。一有空就复习军事理论与军事知识,熟练各种技能。不但自己这样做,还督促民兵组织里的弟弟妹妹们照他的样子办,保持着“兄弟、姐妹兵”的传统。
        他们的实践证明:做好民兵思想政治工作,不仅是加强战备的需要,也是振兴民族、建设四化的精神支柱,是完成民兵各项工作的保证,是巩固和提高民兵组织的决定因素。西下营以“四十勇士”为主体的广大复退军人,继承和发扬我党优良传统,把思想政治工作渗透到民兵各项工作中,保证了民兵建设的全面落实。基本上作到了一旦有事,民兵们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言传身教,提高杀敌真本领
         西下营民兵营为提高民兵的军事技能,增加民兵的军事知识,从装备打仗的需要出发,充分发挥以“四十勇士”为主体的广大复退军人的骨干带头作用,坚持劳武结合、因地制宜、言传身教、学以致用,不断提高民兵的杀敌本领。
    这个民兵营现有的100多名复退军人中,就有20多个兵种,除步兵以外,有工程兵、坦克兵、汽车兵、铁道兵、化学兵、雷达兵、炮兵等。细分有军械员、卫生员、炊事员、理发员、教练员、话务员等。多年来,他们互相交替,你传我、我教你,取长补短,不断提高军事技能,共同担负起民兵学军练武、准备打仗的任务。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上级发给民兵营两门六O炮,于是,民兵营就把当年朝鲜战场上的小炮手吴珍请出来当教员,他边教边练,终于很快带出了一批徒弟。后来,这支女炮班在为外事表演时打出威风,打出水平,博得外宾的好评。当苏联霸权主义十分猖獗而大军压境时,为了适应新战争的要求,上级给他们全部换成了新式武器。从三八、七九变成了半自动、冲锋式、火箭筒等新式轻、重武器,这又是个新课题,除上级军事部门组织培训以外,民兵营立即召开复员军人献计献策会。会上,已然熟练掌握百种轻、重武器的军械员陈起,自动报名当教员;曾经在首都保卫中央首长期间掌握了冲锋枪技能的退伍军人王锁山,主动承担了新的任务;在朝鲜战场上担任过机枪排长的周子明,自觉地当上了重机枪班长;在朝鲜战场上使用过火箭筒的复员军人屈贵森、于禄、孙玉合等也都一马当先,接受了重任。随后,老射手同新战友,主动同由上级军事部门培训回来的骨干一起研究搓商,很快驾驭了这些新式武器。
        不仅如此,广大复退军人们还注意在民兵的练武中,发挥言传身教的光荣传统:
        集中训练当好小教员。民兵营每年保证完成15至20天的训练时间和规定的各项科目,在训练中,复退军人们带头当教员,同民兵一起摸爬滚打,共同提高军事技术。民兵营每年除抽调一批干部和骨干参加上级集训以及坚持集中训练以外,为了培训骨干,增强其组织和指挥能力,又在村西茅山上建处“教导队”,确定能任教的复退军人当教员,王佐民、吴荣阁、孟凡瑞、霍洪泉、张连普等老教员,以及陈起、王锁山、潘国祥等退伍军人,都当过小教员。在服从治理山场的原则下,每年选送一批班、排、连骨干到这里边劳动、边学习、边练武,过“抗大”式的生活。他们在这里不但学习了种田本领,还掌握了军事知识与技能;既学会做思想政治工作,又提高了带兵的能力。15年中,这个教导队先后举办了14期,共培训出民兵骨干310多名,做到了连有示范班,班里有骨干。又开山造田170多亩,植树造林100多万棵,人们称茅山为既育人、又育林的“大学校”。
        分散训练当好辅导员。民兵营不仅按时完成集中训练的要求,又动员民兵利用生产空隙,坚持分散学习军事技能。广大复退军人们抽时间深入到各家各户手把手地教民兵练功。退伍军人王锁山的爱人屈素芬,原来连枪都没摸过,王锁山每天利用早、午、晚的闲空儿耐心地教,细心地导,很快成了“夫妻兵”,多次为外宾表演。
        普及传统战法中当好示范员。这个民兵营地处长城脚下的一个山口,为了完成上级赋予民兵未来作战的光荣任务,本着守土抗战的原则,坚持传统战法的训练。在培训中,广大荣复军人以亲身的经历做到“一讲、二看、三练”。曾在冀东军区当过指导员的复员军人霍洪泉,带些民兵到他战争年代打过伏击战的西炮垒讲战例,然后做示范,从而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复退军人们还结合改河造田、打井开渠等农活,组织民兵重点学习配制炸药和爆破、造雷等技术。经过训练,广大民兵基本上掌握了地雷战、麻雀战、袭击战、伏击战、破袭战等各种传统战法的基本原则、作战特点和战斗作用。
         在1972年冬的改河造田中,他们坚持劳武结合,抓劳动休息时间练武。有一天,正遇大雪纷飞,营里决定练进攻战术。当指挥员下达命令后,民兵们进入出发“阵地”,齐卧雪地时,唯独女民兵傅桂珍动作慢了些,在场的“无脚英雄”孟凡瑞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当即找指挥员商议,由老孟做敌火下匍匐前进的示范。只见他卸掉假脚,穿上“膝盖鞋”,勇猛果敢地卧倒在地,抱起10多斤重的“炸药包”向前冲去。接着,一声号令,广大民兵像万箭离弦似的,沿着老孟的足迹前进。演习结束,老孟严肃地对大家说:“咱们的社会主义江山,就是无数革命先烈用血汗换来的。要想江山不变色,就得以老前辈为榜样,苦练杀敌硬功。只有平时不怕苦,战时才能不怕死啊!”这件事,使全体民兵都受到了深刻的教育。
        由于以“四十勇士”为骨干的广大复退军人言传身教,民兵营的军政素质有了明显的提高。30多年来,战术、技术考核,保持了良好以上成绩;培训出“神枪手”100名,优秀射手300名,神炮手50名,爆破手400名,学会擒拿格斗基本动作的100名。同时,涌现出全家兵50户,夫妻兵100对,兄弟兵100对,姐妹兵50对。居住在西下营方园10多里山沟、丘陵内的全体基干民兵,只要一声令下,仅用45分钟,就能按集结地点集合完毕。
        西下营民兵营的军事素质,不仅受到当地人民群众的赞扬,也受到外国来宾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朋友们的好评。前后有22个国家的外宾到这里参观访问,其中坦桑尼亚、赞比亚、南也门来此参观学习民兵军事训练各达三、四次。每当外宾来参观访问,他们就热情宣传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和“大办民兵师”的宗旨,以及民兵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精神,并用实际行动彰显民兵的威力。为了体现武装的群众和非武装各自上阵的人民战争,每次为外宾作军事表演时,以吴荣阁、孟凡瑞为首的“勇士班”和以10多岁男女少年儿童组成的“红小兵班”,以及一些全家兵、夫妻兵都大显神威。尤其他们的射击、爆破和地雷战等传统战法的表演,受到外宾的高度赞扬。赞比亚的朋友说:你们国家不愧是“世界民兵之父”,“你们西下营是世界人民的好朋友,传播人民战争思想和军事技术的好老师”。
         西下营民兵营做到了“寓民于兵”。他们把人民战争的军事思想,作为传家宝交给群众,一代代地传下来,始终坚持劳武结合,采取小型分散的训练方法,不断增强广大民兵的军事技能和军事知识,练就了杀敌真本领。并用他们的行动向国内外宣传了“兵民是胜利之本”,宣扬了民兵的伟大作用。他们的实践再次表明,作为人民战争基础的民兵,只有真正掌握了灵活机动的技术和战术,才能担负起人民民主专政工具的重任。在抵御外来侵略斗争中,充分显示民兵是军队的得力助手和强大后备力量的威力。
                              艰苦奋斗,带头建设小康村
       “四十勇士”为骨干的广大复退军人,不仅在建设民兵、保卫祖国的战线上做出了贡献,而且在投身生产、建设祖国的战斗中,同样发挥了骨干带头作用。多年来,他们发扬我党我军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影响和带领广大民兵与群众,向大自然开战,夺取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西下营大队原是个“穷山恶水石头窝、十年九旱灾情多”的穷山沟,加上日伪的烧杀抢掠,人们曾长期渡过“半年糠菜半年粮”的苦日子。虽经土改,但因小农经济单薄,经不住贫困多灾的折磨,一时很难彻底翻过身来。直到1952年,粮食亩产才只135斤。就在这一年,国家给拨救济粮8万多斤,救济款1万多元,各种农物500多件,被称为“填不满的穷坑”。
        1952年冬,勇士中的吴荣阁、吴凤、吴珍等人,响应党关于互助合作的号召,带领民兵,联合群众,组成全乡第一个初级社。1955年冬,他们又带头办起了高级社,分别挑起社领导的重担。
        高级社一成立,缺种子、少肥料、畜力不足、农具不够,给春耕生产带来了困难。于是,他们一方面提出“向荒山要资金”的口号,带头组织30多名荣复军人和民兵参加的打柴队,由“四十勇士”中的张连普带队开上北大岭,打柴收入2000多元;另一方面发动群众开展投资活动,勇士霍洪泉带头把600元的复员生产资助金交给社里。在他的带动下,很快凑集1000多元。前后共凑集3000多元,顺利地渡过了第一道难关。
        刚一入秋,又遭受一场大风灾,把丰收在望的好年景刮掉了七、八成,群众的情绪立时低落下来。这时,勇士们气不馁、志更坚,提出“地里丢了山上找”的口号。在社党总支的支持下,秋收刚一结束,由勇士和民兵组成的100多人打柴突击队进了山。他们坚持山上吃住,虽扬雪刮风,数九寒天,却没有当逃兵的。经过3个月的苦战,共打柴120多万斤,保证社员群众户户增加了收入。
        在1960年至1962年的3年困难时期,勇士和民兵面对苏联霸权主义的压力和大自然的威胁,毫无表示脆弱和气馁。他们带头组成“百张大镐开荒队”,大干3个冬春,前后开出600多亩地,共增产粮食100多万斤。不仅保证全大队2000多口人的生活,还主动拿出10万多斤,支援了其他兄弟社队。
        在开荒的战斗中,人民群众都对“大力士”屈贵森赞不绝口。老屈在战场也是个勇将,在打锦州时,一人挑死8名敌人。抗美援朝中,只身从敌人碉堡里掏个“舌头”背着就走,因此屡立战功。1958年复员回到东沟村,就担任了民兵连指导员,是他带头组织了“百张大镐开荒队”打响了第一炮。接着其他6个村一齐响应,普遍开花。他在战斗中起带头、作表率,每天第一个扛镐上山,坚持冒雪创地。并创造出冬刨阳坡,春刨阴坡的办法。因此,群众夸他说:“大老屈就是好,做得多,说得少,处处做表率,群众干劲高。”
        西下营西北角,有座多年来的秃茅山。在党总支的鼓励和支持下,“勇士”同民兵下定“向荒山要粮、让梯田增产”的决心,由吴荣阁等带队,于1964年初,组成了500多名民兵参加的垦荒战斗队。民兵按连、排、班成建制地分担任务,向荒山展开了一场决战。当时正飘着雪花,中午吃干粮时,饽饽、白薯冻成了冰团儿。
         这时赴朝参战的“勇士”屈贵森、孙玉合等唱起了“渴了冰雪当水喝,饿了炒面吃几口”的歌曲,鼓舞大家吃大苦、耐大劳。他们一连激战7天,硬是在这方圆2000多亩的秃岭上挡石坝502道,开垦梯田30亩,打井3眼。既保持了水土,又扩大了耕地面积,还绿化了荒山。
         在西下营境内的川口里,有一片“无雨干河套,有雨浪涛涛”的烂河滩。为了扩大耕地面积,提高增产幅度,“勇士”和民兵要求征服它。在党总支和群众的大力支持下,他们又带头组成一支500多人的改河造田“敢死队”,于1970年秋开进了东河滩。在他们的带动下,全大队男女老少掀起了为改河造田做贡献的热潮。连战4个秋冬,在主河道两岸筑起了高两米、宽1米、长3000多米的石坝。并把沙滩里的鹅卵石砌成30多条长达5000米的大石坝,腾出了方田,铺上了粘土,造出了570多亩稻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勇士和民兵带头宣传和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在思想和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从1981年开始,他们带头搞了“大包干”责任制,人人种好责任田,管好责任山,坚持科学种田,由过去的1年一茬变成了2至3茬,推广新技术,更换新良种,兴修水利,改良土壤,不断地改变生产条件。为了发展商品生产,他们又带头搞起20多种工副业生产。一等残废军人孟凡瑞不仅包了一片果园,还养貂、养鸡,向国家提供了1000多元的产品。民兵营的军械员、退伍军人于进发自建机修厂,既方便了群众,又向国家提供了税额收入数千元。在复退军人的带动下,广大民兵群众也解放思想,大搞商品生产。民兵李宝珠一家承包了村里的砖厂,一年为国家增加税利1万多元,从而使全大队的产量骤增,人民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
         通过勇士带民兵,民兵带群众,群众促民兵,使西下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30多年来,在“九沟十梁八面坡”上共载果柴树100多万棵,绿化荒山5000多亩,在全大队周围边界上栽刺槐100多万株,人称“绿色长城”,开山造地200多亩,改河造田700多亩,打大口水井50眼,修筑耕路30多华里,又使3300多亩耕地变成了能灌溉、能机耕的旱涝保收田。粮食产量和人民生活水平,比建国初期提高了10多倍,当年“无人区”的痕迹一扫而光。
        随着物质生产的不断丰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广大民兵和群众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尤其各民兵连建立“青年民兵之家”以来,带动群众广泛开展看书报、学文化、学科学、搞文体活动,增长知识,陶冶情操,培养共产主义道德风尚。毫不利己、助人为乐、家庭和睦、干群团结的新人新事不断涌现,生产和生活秩序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现已都建设成小康村,有五好家庭200户,占总教的三分之一,青年、民兵积极份子500名,战总数的百分之四十多。
        西下营民兵是两个文明建设的保卫者,又是两个文明建设的主力军。他们一手持枪、一手拿锄,既在生产上夺得了丰硕成果,改善了物质生活,又在生产斗争中培养和锻炼了民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作风,还使民兵干部增强了一定的组织指挥能力,全面提高了民兵队伍的战斗力,把民兵营办成了能文能武又能劳的坚强战斗集体。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