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推荐图文

    “马兰峪” 地名浅探

      发布时间:2013-06-24 04:41:55  来源:文史办  作者:汪学全  点击:

    对于“马兰峪”这个名称的来历,较为常见的说法是,明代一位镇守此处的参将叫做“马兰”,也有叫其“马赖”的,因功受到朝廷奖赏、百姓爱戴,故以其名字命名此处山谷。

    一般情况下,能把自己的名字冠于某处作为地名,这个人肯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如距马兰峪几百里的秦皇岛,秦始皇路人皆知,公元前221年到这里拜海求仙,当地人不管他的功过是非,很以用他的称号命名自己的海岛为骄傲。事实上,中国历史上更喜欢用家族姓氏冠以群居之地为此地名称,如张家口、周村、马各庄等,而很少有像欧美那样的彼得堡、亚历山大港、华盛顿乃至苏俄时期的列宁格勒、高尔基城等拉名人做地名的现象。

    尽管如此,从知道“马兰”与马兰峪不同寻常的关系那天起,笔者就有意识地在日常阅读中留意这个名字,甚至为此专门查阅了大量文字材料。终于,在前面提到的谷应泰撰写的《明史记事本末》第376页中,发现了这样一段文字:“万历四十六年,朵颜卫满旦(女首领)及其子温布台窥探石塘间,马兰也报告说,蟒金声言进犯桃林、界岭,蓟镇戍军严阵以待。”这段话的意思是:1618年,得到明朝中央政府认可的北方少数民族自治区域朵颜卫的女首领满旦和她的儿子企图进犯内地,同时,另一首领蟒金也公开表示,要进犯现在的抚宁、卢龙一带。马兰(暂做人名、不按地名看待)发现后,不但及时向上边报告了军情,而且提到从当时的北京到山海关长城沿线,朝廷守军已经充分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参将是明代镇守边区的统兵官,职位仅次于类似戚继光那样的总兵、副总兵。作为镇守一方的军事将领,直接向朝廷报告军情、报告布防情况,乃至统领或调防多地,因功屡被命名于当地村庄,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要知道,在河北省,除了遵化县有马兰峪,阜平县还有马兰村,迁西县还有马兰庄;另外,山东淄博、陕西商州还各有一个马兰峪,辽宁大连、河南林州等地还有几个以马兰命名的村庄。那么,一,这些以“马兰”命名的村庄是否均与那位参将有关?显然不太可能;二,为什么明代那么多屡立奇功的文武大员,如徐达、刘基、戚继光等等,都没有享受到这个特殊的“待遇”,上天独独恩宠于他;三,如此一位享受特殊恩宠的大人物,为什么文字记载极少,除了这里,再没有发现这位马兰的其他活动,包括《明史·列传》,几次认真翻阅,也没有见到他的名字。

    是传统的阅读方式限制了视野的广阔,造成了孤陋寡闻?那么,现代科技手段一定会弥补其不足。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一次又一次相关的网络搜索中,笔者不仅没有得到急切想得到的结果,相反,除了记住当代马兰是一位着名黄梅戏演员、是着名文化学者余秋雨的妻子外,却忆起了小时候观看过的两部电影《马兰花》与《马兰花开》,引导自己对家乡名称的探寻走向了另一路径。这一路径,不仅具有普遍性,而且具有一定的美学意义。

    《马兰花》是一个民间故事,歌颂了一个美丽、勤劳、善良的山村姑娘,经过一番与丑陋、懒惰、邪恶的斗争洗礼后,终于获得幸福与爱情的美好愿望。《马兰花开》则描写了一位新中国建国初期的女劳动模范的先进事迹。巧合的是,两部影片的高潮部分,都出现了这样的特写镜头:风吹雨打过后,悬崖上、田野间、河岸边,马兰花依旧丛叶挺拔,花朵娇羞,蓬勃旺盛,生机盎然。

    《现代汉语词典》这样解释马兰:多年生草本植物,丛生;叶互生,条状,有韧性,可以用来捆绑东西和造纸;花蓝紫色,状如菊花;也可称马莲、马蔺······

    原来,马兰就是马莲。马兰峪人读它,一般都把第二个字读成轻音,听上去,“莲”就有点近似“蔺”了。说到马莲,马兰峪的田野里、山路边,特别是较为潮湿的河滩、菜园、井沿等处,每到夏秋,一丛丛、一簇簇,郁郁葱葱,寻常可见。到了秋末,割下的叶子扎成捆,阴干,既可编制物件,更多的用来捆扎东西,而留下的根部则齐崭崭、厚墩墩,即使裸露大半,也无需保养,经冬历雪,春来依然发芽、抽叶、开花。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联想与推理接踵而来。山东淄博的马兰峪,本是从“拦马峪”演化而来,与马兰参将应该没有任何关系;陕西商州的马兰峪、河北阜平的马兰村、迁西的马兰庄,同属我国北方山区,应该具有马兰生长的相同地理条件;马兰峪向北不足20里,在燕山山脉的崇山峻岭中,还有一个兴隆县挂兰峪镇。挂兰也叫吊兰,是兰科植物在我国的1500多个品种中的一种;马兰峪自清代中期起别称“兰阳”,与西邻蓟县县城古称“渔阳”、东南邻丰润县县城古称“浭阳”,并立于京东大地,“渔阳”在“渔山”之南坡,“浭阳”在“浭水”之北岸,那么,当一条两岸到处生长着丛丛簇簇的马兰的溪流静静流过马兰峪镇的南部,北岸则是清代道光年间建起的“兰阳书院”的时候······还有比这些事例、这幅图景更能说明马兰峪名称来历的吗?

    特别是,前边提到的相关典籍对马兰峪这个名称的最早记载为1373年,比记载马兰参将的记载早了245年,则更为直接地推翻了马兰峪名称来历的“参将马兰说”。

    其实,上述推论与判断,不仅早已在马兰峪的民众中广泛流传,而且业已得到了官方出版物的证实。在“唐山市地名办公室”1986年编纂、并于当年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唐山市地名志》中,对马兰峪这个名称的来历说明:“因此地山上马莲繁茂丛生,开蓝色花,又名马蔺或马兰,由此得名马兰峪”。

    笔者无意彻底否定遵化马兰峪名称来历的“参将马兰说”,但更倾向于“植物马兰说”。尽管证据确凿,但是,在笔者脑海中却仍然描绘着这样的画面:戎马倥偬中,参将马兰忙里偷闲,信马由缰,一路浏览边关的山光水色。他很为这里的河流、关隘、小镇竟与自己的名字相同而兴奋、自豪,更为物我同一的名字来源颇有兴趣。凑巧的是,当地民众与他这个地方军事长官有着同样的心境,两相印证,天人合一,马兰峪这个山间古镇的名字再一次得到人类文明的强化与认同······

    对于马兰峪那个来自书院名称的“兰阳”别称,笔者知道,在中国大陆就有河南、山西、广西等地多个兰阳县、乡、村,在祖国的宝岛台湾有个宜兰县,又称兰阳县,并且,此县还拥有“兰阳技术学院”、“兰阳博物馆”,想来,它们不该与清道光年间成立的“兰阳书院”有什么关系吧。

上一条:西铺村办起了纺织厂(1975年)
下一条:下面没有链接了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