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今人物 > 现代名人
推荐图文

    计明达——中共锦州市第一任市长

      发布时间:2010-05-20 06:42:59  来源:文史办  作者:计红绪  点击:

    锦州市是东北重镇,是辽宁、吉林、黑龙江省通向华北及全国的咽喉要地。由于中国三年解放战争中着名的辽沈战役等缘故,锦州两个字已在全国人民心中烙下深深的印记,成为着名城市之一。
      

    枪炮声中任命的市长

    194589,苏联150万大军分8路进入中国东北,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击溃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主力100万关东军,此举震动了全世界。

    810,在裕仁天皇授意下,日本政府向苏、美、英、中四国发出乞降照会。

    延安、重庆及全国沸腾了!

    89下午,共产党中央在延安杨家岭召开七届一中全会第二次会议,听到此消息后,议题立即转到当前形势上来。毛泽东主席起草了《关于日本投降后中国共产党人物的决定》;周恩来起草延安总部第一到第六号命令,以朱德司令的名义,命令我军前往敌占区受降,其中命冀热辽军区司令员等部,分别进军热河、辽宁、吉林等地。李运昌接到命令后,立即命令冀热辽军区16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副政委唐凯率部先机挺进东北,大军随后既至。

    重庆的蒋介石也十分紧张,811日连发三道命令,命国民党军队抢占胜利果实,美国则用飞机、军舰帮助运送蒋军;命令日伪军“维持治安”,只能向蒋军投降,不准向共产党投降;命令中共军队“十八集团军”不准出击,“原地待命”。他又命熊式辉“接收”东北,并急令杜聿明率国民党精锐部队第13军和第52军直奔锦州。

    国共两军抢占东北的大势已经形成。

    抢占东北,突出一个“抢”字。国共两党都知道东北的重要性:幅员辽阔、工业发达、粮食丰富、日本军留下大量武器装备。双方甚至认为,谁得东北谁就得中国。

    曾克林、唐凯奉李运昌之命率两个团和朝鲜支队共4000人,火速向山海关进军,与山海关日伪军激战,在苏军配合下击溃敌人,占领山海关。

    我军占领山海关后,冀热辽第二梯队在军分区副司令员李道之、地位负责人于明涛、刘亦如带领下,带军分区所辖吴作全支队、临(榆)抚(宁)昌(黎)支队、临抚昌县政府负责人及特务连进入山海关。

    曾克林、唐凯带主力北上,遵照冀热辽军区的指示,把被俘的日伪军、警、伪县长等,及一部分武器,移交临抚昌县政府。

    曾克林部消灭了盘踞在锦州的伪满军队两个旅,和铁路沿线的伪宪兵、警察,于194594日占领锦州,与苏军会和。

    但仍有很多日伪残部土匪捣乱。为此,冀热辽军分区留下第18团(团长周家美,政委吴宗鹏)组成锦州卫戍司令部,接管锦州市防务,第二梯队地方干部随即到达锦州。

    1943年起,计明达就担任临抚昌联合县县长职务。19458月,他奉命随我军抢占东北。他与焦若愚、于明涛等领导同志尾随我曾克林部进入山海关、

    锦州,接收敌伪政权。

    焦若愚、于明涛同志,与计明达一直保持着亲密的战友关系。

    焦若愚任北京市委书记时,曾与计明达有密切交往,对计明达子女的事业很支持。计明达逝世时,焦若愚不顾年老体弱,赶去参加追悼会。于明涛也一样。他任湖南省省长、陕西省省长时,经常与计明达一家往来,并对我们给予很大支持。战争年代战友的亲密友情,总是伴随人终生。

    初到锦州,计明达任锦州市政府秘书处主任(相当于市政府秘书长),主要工作是:

        一,接管伪“锦州省”政府——当时东北有九省,其中有“锦州省”,驱逐大批伪职员,考核留用人员;

    二,接管伪警察局,调动部队骨干组成新的公安局,派鲁夫同志担任公安局长;寻搜、逮捕日伪特务、趁火打击破坏分子及滋事的伪军兵痞;

    三,协助我卫戍部队肃清残余敌伪武装和土匪;

    四,协助我军扩充兵员,动员青年参军;

    五,接管电话局、电业局、电报局等重要部门;

    六,召开工商界人士座谈会,使大部分商店开业,以解决居民生活问题;

    七,逮捕哄抬粮价的投机商,使粮价趋于稳定,使居民能购买粮食……

    接管一个城市,事情极为庞杂,千头万绪,都要一一办理,工作之繁重是可以想见的。父亲曾对我说:“我一生中最紧张的时候只有两次,第一次是锦州接管,第二次是鞍钢大型轧钢厂开工。”幸亏我父亲当时年轻力壮、精力旺盛,每天谁三、四个小时也累不垮他。

    19451016,上级发下委任状、任命我父亲担任锦州市长职务。

    计明达市长的委任状

            任命状    (民行字第三四七号)

       兹任命计明达为锦州市市长     此状

                             专员 张士毅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十六日(盖章)

    “我这个市长,实际上是兵站站长”

    当了市长,他更忙了。

    他一上任,就协助军队扩军。当时以我驻锦州的十八团为基础,扩建了六个团,每团二千至二千五百人。后又扩建为二十二旅和三十旅。同时,由李运昌为司令员签署命令,在锦州组建一个炮兵混成旅,该旅有四千五百人。

    锦州市政府要为此办理大量事物:办理招兵手续、赶制军装、鞋袜、解决新兵吃饭、住房等大量生活问题,计明达与市政府的全体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有时一整天也吃不上饭。

    接管锦州,实属不易,必须粉碎敌伪武装的顽固抵抗,有时不得不进行激烈战斗。当时锦州的局面非常混乱,伪政权不复存在了,全部按国民党特务的指示,改成“维持会”。原伪满锦州省省长王瑞话当了维持会会长。锦州还没有国民党军队,却挂起了“国民党锦州省党部”的牌子,有书记长和几十名处长、科长。

    我父亲有一次对我说:“国民党这个‘锦州省党部’很有意思,在院子里放电影,准备小吃、酒菜,弄来一些舞女,请苏联红军的官兵去看电影、跳舞,也请我们。我们当然不去,但苏军去了不少人,又看电影又跳舞。这个省党部几次发请柬,请我们和苏军去赴宴。”我问:“为什么不把他们消灭了?”

    父亲说:“省党部好办,派一个连就可以把他全逮捕。抓他们不着急,主要的是在北大营有伪满的一个旅,另加一个炮兵团,共五千人。他们有步兵炮、迫击炮二十八门,轻重机枪二百多挺,还有二十辆汽车。必须先解决他们。”

    他告诉我,当时奉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将军之命,成立了锦州卫戍区司令部,由16军分区参谋长王衍任司令员,徐志任政委,于纯任政治部主任。徐志是我父亲的老同学、老朋友,这次又一起挺进东北,常与我父亲一起吃饭、长谈,二人亲密无间——后来,计明达到鞍山钢铁公司工作,徐志任沈阳市副市长,计明达便将大儿子计红绪送到沈阳徐志家里长住,在沈阳“东北实验学校”(现改为“辽宁省实验中学”)上学。计红绪上初中、高中期间,经常住在徐志家里。

    徐志是卫戍区政委,计明达是市长,二人经常在一起研究工作,互相配合。当时首要任务是彻底消灭敌伪政权。锦州卫戍区部队经周密侦查,摸透了北大营情况,得知伪军已如丧家之犬,不敢出营房,旅长天天念经,求菩萨保佑,士兵不断开小差,军心涣散。我军一面写信促其投降,开展政治攻势,一面派部队包围他们,冲入军营。这五千伪军一开始如没头苍蝇,到处乱跑,后来全部缴械投降。我军把伪旅长留下当参议,五千官兵全部遣散,切掉了这个大肿瘤。

    紧接着,卫戍区、市政府又派部队和公安干警逮捕了伪省长王瑞华等人,又逮捕了一些伪满高官、将军、宪兵头目,并枪毙了二十几名大汉奸、罪行严重的伪警察和日本特务。同时又接管了当时的大企业——纺织厂、炼油厂。

    作为市长的计明达全力配合卫戍区的上述行动外,又在为过路的部队服务。当时我军大批进入东北,大部要经过锦州。我关内部队出关,从锦州经过或停留数日的部队非常多,仅我父亲接待过的就有老部队三五九旅(刘传连、叶福生率领)、警备旅(文年生、雷竞天率领)、后来警备一旅三千人留在了锦州地区。又有延安教导队一旅、教导二旅(黄永胜率领)。此外还有山东七师(杨国夫率领)等许多部队。

    上述各部队差不多都在进军途中打过仗,有些部队(攻山海关和后来守山海关的部队)打得很激烈,伤亡很大,武器、弹药、军用物资耗损多,都要到锦州这个避风港来休息、整顿、补充,这极为繁杂艰巨的任务,自然落在锦州市政府肩上了。

    父亲曾对我说:“我这个市长,实际上是一个兵站站长。我每天主要工作是为锅炉的军队筹粮、筹款、筹布料、棉花、做被子、褥子、做军鞋、军袜、腾房子、赶制担架、供应医疗器械和药品、安排伤员住院治疗。”

    别的都好办,唯独伤员难应付。

    我军挺进东北之后,扩军非常快,冀热辽出关部队迅速扩大为十二个旅,十个独立团,约十万人。新兵大部分是工厂工人、矿工、劳工、爱国青年,也收编和加委了一些伪满士兵和伪警察。在扩军过程中,由于我们扩充不对的心情过急,对改编的伪军审查不严,对国民党“先八路,后中央”(即先投八路军,再投国民党中央军)的阴谋缺乏警惕,所以出现了部分新部队叛变事件,牺牲了一些干部。再送到锦州医院治疗和过路的大批伤员中,就有一些新加入部队的不纯分子。这些人和一些觉悟不高的农村新兵,不停地要这要那,大吵大闹,随便打人,许多医护人员被他们打伤。我父亲也被打过几次。当我问他详情时,他说:“问这写作什么?总之是挨过打,有几次吧,记不清了。”

    有一次是一个大腿负伤的伤员喊叫伤口疼,要止痛药,一时没有拿到,伤员就用拐杖打护士,一面叫喊:“我疼你不管,让你也疼一疼!”正好我父亲到那里看伤员,上去问候,医生说:“别闹了,市长看你来了。”伤员又抡起拐杖打我父亲,喊着:“打的就是市长!让你也疼一疼!”又有一次,一个伤员说日本仓库里有很多日本罐头,他要吃日本罐头。医护人员说没有,伤员就打。那次我父亲也在场,上前劝说,伤员对我父亲破口大骂,说:“你们全都吃日本罐头,为什么不给我吃?”父亲的警卫员说:“没这回事,你不要胡说!”伤员推开警卫员,一把揪住我父亲,朝胸口狠狠打了两拳。这两拳打得很重,几天之后,父亲的胸口一直疼痛,呼吸十分困难。

    两个警卫员冲上去抓住了打人的伤员,要把他扣起来。父亲摆摆手说:“不要这样。放了他。”后来部队首长知道了这件事,立即逮捕了那个伤员,送到我父亲面前。那伤员跪在我父亲面前求情,泪流满面。父亲安慰他几句,就安排他去伙房吃饭,然后向部队首长了解此人情况,原来这伤员是一个城市贫民,为赶时髦参了军,想升个一官半职,没想到当兵不久就负了伤,心里怨气很大。听完介绍,父亲说:“把他放了吧,回去教育,不要处分了。”

    尽管如此,父亲还是经常去看伤员,解决他们的困难。市政府的同志劝他不要亲自去,他说:“伤员是为抗日救国负的伤,本来就很痛苦,再不安排好怎么行?我们如果负伤了,也希望得到热心照顾,这不是一样吗?”若干年后,当我同父亲讲起这些事情时,他深有感慨滴说:“对伤员的安排照顾,不仅是在伤员本人身上体现我们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更重要的是鼓舞部队的士气。我们的战士不怕牺牲,就怕负伤了没人管,在国内革命战争中和抗日战争中都是这样。我们把伤员照顾好,让他们满意,他回到部队会讲的,这会鼓舞士气,让官兵们冲锋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

    我说:“可是部队中有些不良分子呀,打人闹事……”

    父亲说:“这毕竟是少数,极少数,不能因为他们闹事就不去照顾伤员。”

    “你何必亲自去呢?”我说。

    “我是市长呵,不少具体问题别人解决不了,只有我去。有一个伤员是连队司务长,伤很重,快死了。他就提一个要求,让他临死时看他妹妹一眼。他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妹妹在沟帮子。我派人去把他妹妹接来了,和他见了面。后来情况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们很快就撤离锦州。”

    聆听中央首长指示

    中央一些领导同志也是经停锦州,进入沈阳。彭真、陈云、伍修权、叶季壮等同志乘飞机到山海关,由冀热辽行署领导同志朱其文、于明涛等同志接待,换乘火车到锦州,在锦州停留并视察部队。锦州卫戍司令王衍、政委徐志(兼任辽西地委书记)、地委委员兼专员张士毅、地委委员李东冶、卫戍区政治部主任于纯及计明达等负责接待并听取指示。

    彭真、陈云同志在锦州做了4点重要指示:

    一,抓紧扩展部队;

    二,紧紧依靠工人阶级,选拔优秀工人骨干进行训练,让他们当干部;

    三,大量吸收知识分子、培养干部;

    四,注意党的政策,对日侨及日伪俘虏,只要他们放下武器,不捣乱,就要宽大,保护他们。

    这些指示对锦州驻军和市政府工作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而且对全东北的城市工作都有重要意义。

    19451019,蒋介石任命杜聿明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决心用武力接收东北。1019日,美国军舰运送蒋军第十三军在秦皇岛登陆。1029日,又运送第五十二军登陆。杜聿明在美第七舰队帮助下,带十三军和五十二军向东北进攻,首先进攻山海关。

    1016,中央军委给李运昌电报,命令他“蒋军进入东北,无论从任何方向进入,都需全部坚决消灭之。”

    李运昌接令后,立即到达锦州。

    李运昌,生于1908年,河北省乐亭县瓜村人。上学时受到革命先驱李大钊的影响,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李大钊送他去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同年加入共产党。黄埔军校毕业后,他到毛泽东同志主持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他是冀东20万人大暴动的组织领导者,此时任中共冀热辽区党委书记兼冀热辽军区司令员。他是我父亲的老上级。他后来到热河省当省长,计明达也调到热河工作。“文化大革命”后到中央司法部任部长,也把计明达调到司法部工作。五十多年来,他们的革命友谊越来越深。

    计明达之长子计红绪,现为北京电影电视艺术家协会会长兼党委书记,1998年到1999年他创作并领导拍摄20集电视剧《抢占东北》,同时套拍一部电影,主要写1945年日本投降后,共产党与国民党反动派抢占东北这一段历史,得到李运昌和许多老同志的热情支持,洪学智题写了片名。李运昌、洪学智等老同志与计红绪畅谈多次,李运昌并亲自修改剧本。他已91岁高龄,但身体十分健康,可惜的可惜的是计明达已先他而去。他与计红绪、计小为等谈起他们的父亲计明达,总是感慨万千,唏嘘不绝。

    李运昌是一个优秀的军事指挥员,指挥打仗总是打胜。

    19451017,他奉中央命令赶到锦州,是来指挥海关战斗的,因为在山海关前线的四十七团(由临抚昌支队改编)、四十六团,都是冀热辽部队。此时这两个团组成第十九旅,由冀热辽军区第十七军分区副司令员赵鹤鸣任旅长,守卫山海关。李运昌到锦州后,觉得兵力单薄,又调冀热辽部队中战斗力较强的十六军分区第二十二旅第六十四团(团长张智魁),从锦州开往山海关。

    19451025,林彪到达山海关。

    此时的林彪,已被中央任命为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这个“东北人民自治军”名称是怎么来的呢?原来1945814日,即日本投降的前一天,蒋介石的代表宋子文,与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规定苏军打败日本关东军之后,把东北完整地交给蒋介石。这是斯大林一个大失误,他认为蒋介石可以统一中国,愿与蒋打交道。有此条约,我八路军、新四军就不能进驻东北。

    但是,斯大林脚踏两只船,他对中国共产党也是友好的。他当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同我党来往。他还派一名上校专使,乘一架苏军飞机,与曾克林同飞往延安,与中共中央接触。

    在此大背景下,苏联方面建议我军以“东北人民自治军”的名义进入东北,以塞蒋介石之口。于是,林彪当上了“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指挥所有进入东北的我军各部队。

    接触林彪

    父亲曾对我说,他那时与林彪接触比较多,因为林彪曾在锦州指挥作战,“林彪是很会打仗的。我们这些‘抗日干部’(即没有参加过红军,在抗日战争中投身革命的干部)对林彪红军时期的情况不大了解,但一个平型关大战,使他威望倍增。不过,更重要的是我们相信毛主席。毛主席让他当解放东北的总司令,我们当然尊重他,相信他可以打胜仗。”

    但是,林彪这时并没有打胜仗,而是节节后退。

    他刚到山海关时,十九旅旅长赵鹤鸣就急忙向他报告,我守卫山海关的部队只有三个团,武器装备都很差,战斗经验不足,而当面之敌有国民党两个正规军,20个团,武器装备比我军装备强得多。赵旅长请林彪指示,增调援兵。

    林彪一句话也不说,登上火车开往锦州了。赵旅长和十九旅的干部们大惑不解:总司令怎么一句话也没有?是守,是弃,怎么也得说句话呀!

    后来,我父亲曾和锦州卫戍区政委徐志谈过这件事。徐志说:毛主席下令死守山海关,不准国民党军队进入东北。但林彪认为根本守不住,调多少部队也不行,何况当时他手头没有掌握多少部队。林彪说什么?说放弃,是同中央唱反调,说守,他又不愿意。林彪本来不爱多说话,这时更不讲了。

    我山海关守军打得非常英勇,从111日到10日,歼敌千余人,击毙美军官一人,俘虏美军官六人。但敌人进攻日益疯狂,我军伤亡很大。林彪坐镇锦州指挥,眼看山海关危机,却没有给予有效的支援,而且不让李运昌司令员与山海关前线联系。

    我父亲计明达说,在山海关一带战斗激烈的日子里,锦州的党、政、军、民都十分紧张,几乎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工作节奏非常快。但林彪似乎不那么紧张。有一次,徐志派人来找计明达一同去见林总司令。计明达正患感冒,护士要给他打针,他说不打了,马上走。为了怕传染给首长,计明达急匆匆要了一个口罩,戴上去见林彪。徐志一见,怕林彪不高兴,马上说:“戴这个干什么?快摘了!”见到林彪时,他正在院子里散步。他说:“听说计市长是理工科大学生,你懂不懂无线电?”计明达说:“我是学水利工程的,不懂无线电。”林彪问:“什么学校毕业?”回答是:“河北工学院,在天津。”又问了一些别的事,然后同徐志和计明达聊家常。临分别时,林彪好像随便提了一句:找几个懂无线电的技术人员来见他。

    回来的路上,徐志说:“你知道他为什么叫你找技术人员吗?”计明达说:“不太清楚。”徐志说:“昨天开会时,他说:现在各路部队分别进入东北,由于通讯设备不行,有的功率小,有的密码不沟通,所以联系不上,不能统一指挥,严重影响作战。于是下令翻日本人的仓库,寻找收发报机,但缺乏技术人员。所以这是紧急任务,你快点去办。”

    计明达这时才意识到任务的严重性,他回到市政府后马上组织人去寻找无线电技术人员。终于找到两个,随即派人带到林彪司令部。但那时敌人已包围锦州,林彪正在部署撤退,这两个技术人员带走没有,我父亲也不知道了,因为他们也正准备随时撤离锦州。

    艰苦的山海关保卫战进行了22天,于19451116日撤出战斗。林彪下令:“主力隐蔽,寻找战机。”之后,他又放弃了兴城、绥中、锦西。敌人已逼近锦州了。1123日,敌人已占领高桥,我冀热辽部队在锦州外围女儿河组织防御。李运昌命令二十二旅等部,在锦州外围与敌人进行激烈战斗。

    1125,林彪下令,我军与市政府机关撤出锦州,国民党杜聿明的部队26日占领锦州。

    我父亲计明达的锦州市长职务,就自动消失了。他一共当了四十天市长这恐怕是任期最短的市长了,但也是特殊的年代具有特殊经历的市长。

                                   约写于1997年初

     

     

     

     


    计明达(中)与援建苏联专家在一起
    中国共产党接管锦州以来,至今已54年之久了,更换了若干届市长。而第一任市长,是当时34岁的计明达。
      
    这位市长虽然只任职四十天,但由于是第一任,又是在枪炮声中产生的,所以锦州市党史办公室的同志希望我们写一篇有关计明达的文章。本文作者是计明达的子女、依据父亲生前同我们多次交谈、母亲的回忆、许多老同志的回忆和有关资料写成本文。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