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今人物 > 现代名人
推荐图文

    包广财——髦耋老兵的英雄志

      发布时间:2010-08-23 01:16:56  来源:遵化周报  作者:纪惊雷 岳淑侠  点击:

    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的包广财

    714,天很淡。

    堡子店镇十八里村,一座整洁的农家大院,三间年久失修的瓦房,记录着岁月的风霜。一头银发如雪的髦耋老人包广财与妻子和普通的村民一样,在这里几十年相濡以沫,过着朝起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生活,清淡、安详、平静。

    如果没有那一张张还散发着淡淡硝烟味道的、泛黄的老照片,如果没有那本鲜红的光荣证,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老人娓娓讲出那些鲜为人知的过往……谁也不会想到眼前的这位84岁的老人曾叱咤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并为此作出过出色的贡献;曾被掳掠到日本,成为苦难的中国劳工一员。

    出色的小交通员

    1927年,包广财出生在堡子店镇十八里村一个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为了糊口,不满15岁的他便到本村一个地主家扛活。忍饥挨饿、挨打受骂,熬了一年零三个月,一算工钱,只有三斗玉米粒(一斗合28斤)。

    受够了地主的剥削欺榨,1943年,包广财毅然参加了革命队伍,被分在三区区小队当战士。当时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已经成功实施战略转移,地方下只留下区小队等地方武装对敌人进行牵制。

    写标语、断公路、埋地雷、砍电线杆……小分队的抗日队伍里活跃着包广财瘦小的身影。战斗间隙,他还负责收集老百姓为战士们准备的粮、米、鞋、袜,并想方设法运送到队伍上。

    包广财人小鬼大,善于应变,处危不乱,很快就成为一名出色的小交通员,为小分队和遵化县城里的地下党组织传递情报。为了安全起见,县城地下党组织和各区小分队通过烟盒来传递消息。烟盒上插着火柴的,是火快;插着鸡毛的,是飞快,表示十万火急。

    面对日军不断疯乱地围巢,各区小分队采取了灵活机动的游击战。由于队伍流动性强,给情报的传递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为了能够及时将情报传递出去,一接到任务,包广财便不分白天黑夜,躲过鬼子、汉奸的明岗暗哨,翻山跃岭,穿林越野,甚至多次穿越“无人区”,四处寻找队伍。不管多险多难,包广财总能将情报安全送达目的地,为有力地打击日本侵略者立下了汗马功劳。

    1943年底,伪满州国的满州队和日本的警备队对活跃在遵化兴隆一带的抗日队伍进行了疯狂的围剿。与队伍走散了的包广财与小杨庄村的窄永宽、沙坡峪的尹红信、八户庄的崔连发经过连续几个昼夜的隐蔽躲藏,终于乘着天黑,从庞家峪转移到老冯沟藏家峪“无人区”的一间土坯房内。连日的奔波,让他们疲惫到了极点,倒在炕上一下子就睡着了。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他们睁眼一看,日本鬼子明晃晃的的刺刀已经刺破了胸膛。随即,他们被五花大绑地押到附近的一条小河沟旁,鬼子冰冷的刺刀紧紧抵在后脖梗子上。

    这时,山上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原来,满州队与日本队分别从南北两面“抓山”(占领山头)。由于天黑,两军遭遇时,看不清对方。当日本兵问对方是谁时,对方答“刘七队”,鬼子误听为我军的“六区队”,遂发动攻击。战斗打响一段时间后,满州队占领了山顶,插上了“红黄蓝白黑”的满州旗,鬼子才发现火并了。

    虚惊一场的日本鬼子将包广财等四人押进县城,关入监狱。

    苦难的劳工岁月

    1944年初,旧历新年后不久。包广财和监狱及感化院里的30多个人被警备队的官兵五花大绑起来,押往唐山。为了他们防止逃跑,鬼子们用一根粗麻绳把他们像穿蜢蚱一样穿成一串,每个人的背后被贴上一个大大的“犯”字。由于害怕党峪君子口有我军的埋伏,鬼子绕道玉田。晚上,他们被赶进羊圈里过夜。

    到达唐山后,包广财等人被移交给日本人的守备队,被关进了“巴篱子”——状似仓库的筒子房,头上和脚下都是密密麻麻的、一寸来长的、锋利的铁钉子,地面上两个钉子之间只留有一个人两只脚站的地方。人进去后,就像串糖葫芦一样,没有丝毫活动的余地。

    几天后,包广财等被放出了“巴篱子”。一出门,脖子上又立刻被套上一条粗大的铁链子,在喉咙前用大铁锁锁住,然后又被结结实实地绑成“粽子”,串成串,像赶牲口一样被赶上火车,押送到天津塘沽港的鬼子集中营——四周是注满水的深沟,沟沿上拉着电网,炮楼密布。

    一排排用木板钉的房筒子里,布满了一尺来宽的木板凳,包广财等就被关在这里面。每个人都必须时刻端坐在木板凳上,无论吃饭还是睡觉。每块木板凳上坐四个人,南北相对,每行8排。正值隆冬季节,木板房四面透风,屋顶透天。一下雪,雪花便顺着屋顶飘落下来,人冻得受不了,却没人敢出声。

    特务们来来回回的巡视,手里拎着一根手腕粗线的槁柄,一面呈三棱状,一面光滑平坦,上面刻着“打死无论”的字样。

    坐在包广财身边的一个人,由于坐得时间太久,腿麻木了,想伸伸腿,他的脚还没沾到地,一个特务就赶过来,不容分说,提着槁柄,照着其双腿就是狠狠几下子。那人的两条腿立刻骨断筋折、血肉模糊,人死在当场。特务让包广财将死尸背到另外的一个空房子里,里面堆满了形态各异的冻僵的尸体。此后二十多天里,包广财和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一起,用席子和稻草绳捆死尸,每天要捆十多个,然后装到一辆大胶皮平板车上,拉到港口,倒入海里。

    一个月后,开始有日本军医为每个人进行严格的体检,红眼病、传染病、肺病以及体弱的人都被排除出去。体检合格的人被集中到一起,进行严格消毒,衣服更换成日本鬼子提供的米色夹衣。然后又五花大绑地被赶上日军停在港口的大火轮,下到舱底,全部头顶头地平躺着。

    经过四天四夜的颠簸,包广财等被押送到日本的九州岛,后又乘火车到达北海道的真谷地煤矿,开始了非人的劳工生活。

    那是一个地下煤矿,深5000多米。矿洞里黑乎乎的,空气中弥漫着脏臭味。每天要干十四五个小时的活,完不成工作量,日本人不但不让吃饭、休息,还用皮鞭抽、皮靴踹,经常把人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每天两餐,一次只供给两个豆面窝头,一碗漂着几个野菜叶子的空汤。

    矿井里,由于塌方,把人砸死砸伤是常有的事。一次主行道塌方,包广财等人被堵在行道里三天三夜。渴得实在不行了,就喝坑道里的黑泥水。由于里面又冷又潮,又累又饿,许多人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一旦被发现丧失了劳动力,立刻就会被拖出去打死,送到附近的火化厂。

    让包广财尤为感动的是那些同样善良无奈的日本人民。每当遇到中国劳工从矿井出来的时候,附近的日本居民觑准四周没有官兵时,便一路紧跑过来,从宽大的和服袖子里摸出一些熟南瓜、土豆、野菜团子等塞到他们的手里,让他们赶紧吃掉,并用生硬的中国话辛酸地说“没法子”。这些善良的日本人民的行径一旦被官兵发现,立刻便会招来一顿毒打。

    19458月,日本战败投降。但是音信不通的包广财等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19461月,包广财等人突然被押出煤窑,开始为日本军挖防空洞。望着天上一架架美国飞机从头顶上掠过,看着眼前如丧家之犬的日本兵,包广财隐约感到日本大势已去,这让他开始兴奋不已。他悄悄地联络了一些人,组织大家进行罢工。并积极与其它煤矿的中国劳工取得联系,一场声势浩大的中国劳工罢工运动蓬勃兴起。作为战败国的日本,失去了昔日嚣张气焰。众多中国劳工涌到火车站,乘火车,聚集到北海道的札幌市。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日方将他们安全送回天津塘沽港。一踏上中国的土地,包广财的心一下子踏实了。

    战场上英勇的侦察排长

    几经周折,包广财终于回到老家。

    自从包广财被日本鬼子抓走后,便音信皆无。家里的老母亲因为思念伤心过度,疯了。

    回家后,包广财便一门心思地照顾、安抚疯疯癫癫的母亲。

    19466月,国共内战全面爆发。

    看着母亲的病情日益好转,包广财再也坐不住了。

    19474月,包广财光荣入党。

    19478月,听闻战事吃紧,包广财把病情已经好转的母亲委托给兄弟们照顾,再次参军,被编入新兵团,随部队开赴东北战场。进入东北后,新兵团被改编为第四野战军八纵队二十二师六十四团,后改编为四十五军一三三师三九七团。

    在东北战场上,包广财随部队先后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由于出色表现,被任命为一三三师三九七团侦察排长,屡立战功。

    为了准确掌握敌情,包广财多次与战士们化妆进入敌人内部,抓“活舌头”,侦察地形、兵力部署、武器配备等,并画出详细的地形图,为我军发动进攻提供了有力保障。

    攻打沈阳时,包广财所在的部队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子弹来不及压,就用刺刀挑,手榴弹来不及拉弦,就当锤子用;在攻打天津时,由于后面给养供不上来,包广财和战士们在火线上不吃不喝,坚守了三天三夜。

    天津一解放,包广财就随部队南下,连续急行军40天,到达了湖北黄岗。后又进入广西,对白崇禧流窜入山的残部进行了围剿。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此时,包广财所在部队正驻扎在广州进行整顿修编。接到抗美援朝的命令后,包广财随部队开赴至东北。1953年,包广财随部队进驻朝鲜三八线400高地。

    包广财随战士一起为大部队排雷破网。当时,由于阵地完全暴露在美军的火力之下,白天不能采取行动。天黑之后,包广财等带着自制的简陋的探雷器,穿上“雪衣”,匍匐前进至敌人的阵地前。一边躲避空中、地上的照明弹,一边用手中的“探雷器”小心翼翼地探索,发现地雷,及时排除。美军的铁丝网上都串着响铃,稍一动,就会发出报警声。每次破网时,都要两人从两边把住铁丝网,中间一个人用铁钳将其剪断。

    英勇的侦查排在战场上屡建战功。包广财也因出色表现,曾多次立战功。让人遗憾的是,那些记录着这些辉煌时刻的证件因年月久远,均已遗失。

    1955年,由于长期的疲劳作战,包广财的胃开始大量出血,病情危急,被转送至东北军医院进行治疗。伤好后,他再三请求返回前线,但没有得到部队的允许,只好回到了老家。

    回到家乡后,包广财默默无闻地参加劳动生产。当过生产队长、护秋员、村副支书,每项工作都干得踏踏实实、兢兢业业,赢得了村民的一致赞许,多次被评为先进共产党员。

    有人说包广财出生入死那么多年,现在却在村里池一个普通农民,太亏,可他自己却不这样看。“原来我只是个文盲,没啥文化,在部队上不仅学到了文化,而且还当上了侦察排长。大战小战,出生入死,很多人都牺牲了,我却平平安安地回来了,还过上了好日子,我知足啊!”包广财老人一脸的安详幸福。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