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书摘
推荐图文

    群众智慧的丰碑——东风渠(上)

      发布时间:2010-04-18 04:14:25  来源:文史办  作者:王东平  点击:

    按语:197412月至19795月,在遵化的大地上完成了一项重大水利工程——东风渠。历时5年,耗资1375万元。这在当时国民经济并不富裕的情况下,硬是凭着党峪地区劳动人民的一颗艰苦奋斗的红心和一双改天换地的铁手,让高山低头,令河水改道,创造了遵化水利史上的又一个奇迹。这个工程,尽管在当时和现在仍有些争议,但是,依靠群众智慧,战天斗地,改造大自然的艰苦创业精神却像一座丰碑,永远矗立在人民的心中,给后代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精神财富。
       
    东风渠是位于遵化南部山区,纵横娘娘庄、党峪、地北头、鲁家峪、原4个乡镇、56个村的一条水利大动脉。它最长的一座渡槽为2.3华里,就像南京长江大桥一样,飞架于洪家屯遵唐公路左右的两山之间,被称为遵化的南大门,引娘娘庄乡境内的邱庄水库水进行灌溉。设计流量6米/秒,控制灌溉面积为90000亩,自流灌溉面积为60000亩。  整个工程包括,东水西调、南水北调的主干渠和十六条支干渠。全长105765米(折211华里)。总工程量为3594300立方米,总造价为2331万元。它的具体工程包括:开凿隧洞口,总长为11409米;架设渡槽18座,总长4889米;开挖和衬砌渠道67700米,建扬水站两座,节制闸7座,分水闸11座,泄水闸4座,各种桥涵87座。

       

      东风渠工程分为三期施工:第一期工程,即东水西调主干渠工程,从1974129日动工至197951日通水,完成了开凿隧洞五处,总长8376米,架渡槽15座,总长3969米,开挖和衬砌渠道32700米,建成扬水站一座,节制闸7座,分水闸11座,泄水闸4座,各种桥涵51座,同时完成了六条支干渠大部分工程,完成工程量2066800立方米。此外,还凿通了一个直径4米,长380米的公路隧洞,建中小型石拱桥14座,修筑了从唐遵公路通往主干渠首尾的沙石公路3条,全长32华里,治理了“东风河”,治沙造地300多亩。
       
    第二期工程,即“东水西调”十六条支干渠工程,全线贯通总长45700米,完成工程量1019500立方。
       
    第三期工程,即“南水北调”的第二干渠,全长35000米,其中有隧洞6处,长3033米,中小型渡槽3座,长920米,扬水站一座,各种闸、涵、桥梁36座,工程量为508000立方米。原计划从80年(第二期工程竣工后)开始,再大干两年到1982年春全部竣工。后来,因为形势的变化,第三期工程中途停止,造成了半拉子工程,至今南水北调没能实现。
      
    总之,东风渠工程从19744月开始至原工程停止,完成了总工程量的80%,而造价仅用了1375万多元,除国家补助470万元以外,全部属于党峪地区自筹。
      
    此后的几年里,东风渠就象一条大动脉,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党峪地区的田野山林,为被水困扰几代的人民送去了生命之水,人们再也不用为水担忧。
               
     一、修东风渠的背景与动因
       
    有人问,党峪地区的干部群众,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决心和干劲,完成这样一个浩大工程呢?
       
    第一,恶劣的自然环境迫使山区人民下决心大干。
       
    党峪地区是遵化有名的干旱山区,当时全区4个公社,56个村,有40个村缺水吃。全区95000亩耕地,1972年以前,仅有80眼井,4000亩水浇地,多数村吃不上麦子,更谈不上稻子了。 1972年正遇大旱,党峪地区一冬一春基本没下雨下雪,往后旱情越来越重,庄稼都旱着了,正甩穗的玉米叶子被烤干。秋天,有的地块玉米棒子将近绝收。
       
    人畜饮水更是困难,一到干旱季节,水井干枯,有劳力的户要翻山越岭,走十几里路去丰润的仰山和玉田县去挑水。村里有那么一两眼石井,只能渗点水,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渗出一桶,这点水大部分是照顾没劳力的户,给他们发水票到井旁排号提水,有的妇女抱着孩子,有的扶着老人,披星星顶烈日昼夜在那排水,孩子哭老婆叫,看了真叫人焦心。党峪镇的豹子峪、白园等六个村只有一眼井,人们成年累月地在这眼井上打水,井绳把井边上的石头都磨成了一道道2寸深的沟。老百姓把打来的这点水,先淘米、洗菜再刷锅洗碗、洗脸,然后喂猪。真是滴水贵如油。
       
    缺水的问题不解决,不要说发展生产,连最起码的生存条件都维持不了。过去,地主老财霸占水源,不顾人民死活,逼得人民背井离乡、妻离子散。现在有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在政治上做了主人,但在生活上还处于温饱线以下,我作为一方的父母官,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群众因为缺水,在贫困线上挣扎,许多群众说:“我们祖祖辈辈吃尽了缺水的苦头,与其苦熬,不如苦干。只有把丘庄水库的水引进来,我们生活才有保证,农业生产才能发展。”我们感到修建东风渠符合群众的愿望,于是下定决心克服困难,一定要发展水利工程。
      
     第二,当时农业学大寨的形势逼着山区人民必须下决心大干。
       
    1972年以前,党峪地区基本没有水浇地,农业生产全靠老天爷,一遇自然灾害就得靠国家。从1965年全国提出粮食亩产上纲要、过黄河以来,(当时过黄河指标定位亩产达到420斤)党峪地区的亩产一直在360460斤左右徘徊。1972年遇大旱,全区60%的水井干枯,粮食亩产由上年的460斤下降到294斤。实践使我们认识到: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要想彻底改变党峪地区的生产面貌,非得解决缺水的问题。于是,我们发动群众打井、修小水库、搞塘坝、修水渠。从1972年冬至1974年春,全区打了760眼井,修了4座小水库,10个小塘坝和两万多米长的水渠。水浇地比原来扩大了六倍多。我们满以为不错了,可是,1974年春又遇干旱,水位急剧下降,全区800多眼井,有300多眼成了干窟窿。经过这一年的大旱,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解决党峪地区缺水问题,不能光从地下水上打主意,要在地上做文章。
       
    同时,我们还算了两笔账,一笔是:打一眼井需开支7000——10000元,每年小型水利费就开支120万元,全区要打950眼深井,需投资665万至950万,加上低压线配套设施,总投资需要1600——1900万元。在当时,这样的经济负担太重。
       
    另一笔帐:党峪是林木产区,90000多亩耕地中有50000多亩树下梯田坡地,当时有果树80万棵,其中已结果的60万棵,但绝大部分没有水源灌溉条件,旱地果树每棵年产20多斤,水浇树年产120多斤,如果60万棵果树都能浇上水,果产每年可增加5700万斤,增加收入14万元。如果引丘庄水库之水搞自流灌溉,每年光电费就可节省100多万元。算来算去,从长远考虑还是搞“东风渠”工程合算,这才是解决党峪地区缺水的根本途径。通过分析,大家的一致意见是:早干早好,晚干晚好,早晚得搞,不如早搞。
       
    第三是老区人民的革命精神,趋使我们下决心大干。这个地区是革命老区,在抗日战争时期,鲁家峪、杨家峪、芦各寨,都是我冀东军区的老革命根据地,当时冀东军区的司令部、政治部、卫生部、后勤供给处、冀东日报社、电台以及修械厂、炸弹厂、被服厂等十几个机关单位都在鲁家峪和卢各寨,七区一度成为我党革命的摇篮。
      
     这里的人民在革命战争中代代有不怕苦、不怕死的英勇献身精神,曾为祖国的解放斗争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可是,解放20多年了,这里的人民因为缺水还在贫困线上挣扎。我作为这个地区的党的负责人,真是感到寝食不安。不彻底改变这里的生产和生活面貌,觉得对不住这里的父老乡亲。
       
    第四是客观条件允许我们下决心大干。
       
    解决党峪地区缺水的问题,打地下水的主意,事倍功半,收效甚微,要引丘庄水库的水搞东水西调和南水北调,到底行不行?为此,我们搞了多方面的分析调查。
       
    首先,我从县武装部找来了军用地图,从地图上所标示的路程看,引丘庄水库的水,这四个乡镇都能自流灌溉。自流灌溉面积可达60000亩。这个区的在册土地是80000亩,其中果园占10000亩,耕地70000万亩,将近90%的土地可以自流灌溉。
       
    其次是当时的丘庄水库水源是有保证的。丘庄水库的蓄水量是8000多万立方米,可蓄到海拔67米。上限水位64米。1972年“引滦工程”已定,线路是引滦河水入还乡河,而丘庄水库正是引用的还乡河水,这样一来,丘庄水库的水源有了保证。当时最枯水位也能容1000万立方米水,水库从未干过,水源不成问题。看来搞东水西调是有可能性的。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