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园地 > 诗文赏析
推荐图文

    大暴动群雄举义 小会师主帅行专——《凝血砖》连载十三

    大暴动群雄举义 小会师主帅行专——《凝血砖》连载十三

      发布时间:2008-11-18 14:08:4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程水星  点击:

    第 十 二 回

      且说冀东的情形,与全国、与晋察政务委员会统治下的地方不同,与伪满洲国也有分别。自从日寇一九三三年打进山海关,为占领平、津和继续南侵,控制由侵华战略基地伪满洲国通往华北、华中的大陆交通线冀东,陈兵关外,准备长驱直入。全中国人民日益强烈的抗日呼声,迫使国民党当局不得不在长城各关口部署军队。尽管其统帅临阵携贰,坚持“一面抵抗一面交涉”,但布防在前沿阵地的,是爱国将领冯玉祥的旧部——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的爱国官兵,在全国人民支援下,武器装备虽然低劣,仍以昂扬的斗志,对狂妄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军进行了竭力抵抗,其精神惊天地、泣鬼神,一首《大刀进行曲》就是他们的写照!然而一纸《塘沽协定》,国民党当局就把冀东二十二县及民众,断送给了侵略者。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由日本人豢养的大汉奸殷汝耕等人,公开背叛中华民族,由侵略者策划,成立了“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从此,冀东人民开始遭受日寇汉奸的直接压迫与奴役,过着屈辱、黑暗的亡国奴生活,到处是日本浪人的横暴欺压,汉奸的无耻跋扈,毒品的充斥,走私的猖獗和悲愤以及痛楚的呼声。

      冀东政府是纯粹的汉奸政府,它本身没有社会基础,完全依靠日本关东军与日本华北驻屯军支持才能够存在。以殷汝耕为首承奉着日本主子的命令,干着无耻的汉奸勾当,汉奸们感觉着这种危险,拼命地创立社会基础,培植自己的力量,拉拢豪绅,编训军队,胁迫邀请冀东各界名人参加政府,和施行小恩小惠以收买人心。

       日本扶持冀东伪组织,目的是武装进攻华北。对于全中国的抗日战争,冀东这块地方,同样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作用,首先它是平津的外围;其次它有六百万稠密的人口,特别是便利的交通,包括塘沽、秦皇岛水陆码头、北宁路贯通整个冀东,公路、电线网普遍设于各县;更有丰富的资源,全国闻名的开滦五矿及柳江、长城煤矿、唐山的铁路工厂、启新洋灰公司、华新纱厂、塘沽的永利碱厂、久大精盐公司、长芦盐滩、沿海七县的渔业、棉花、粮食等等。

       日本关东军通过冀东汉奸政府,豢养了相当数量的武装力量,仅保安队就有四个纵队: 第一总队长张庆余部三千人,原是于学忠当河北省主席时派来的战区特警,驻防在密云、遵化、蓟县一带。

       第二总队长张砚田部三千人,部队情形与第一总队相同!驻防在临榆、抚宁、建昌营、卢龙一带。

       第三总队长李允升部两千五百人,兵士是刘佐周的部下,部队成分很复杂,驻防滦县、昌黎、迁安、乐亭一带。

       第四总队长韩则信,是殷汝耕秘书长池宗墨的亲信,部下士兵约三千人,驻防古冶、唐山、丰润、芦台、新河一带。

       新成立的教导队,约三千人,分驻在唐山开平镇、马家沟一带。

       由各地保安团改编的警察队约一万五千人,直属各地警务局管理。

      日军占领冀东以后,不仅抓紧政治上、军事上、交通上的统治权,还在经济上,通过走私挤垮了许多本地工商业,勾结汉奸收买盐滩,垄断盐务主权,高价销售,吸取人民脂膏。并且成立冀东银行,发行大批伪钞,扰乱中国金融。在文化上也如伪满洲国一样,厉行奴化教育,其具体措施:一是修改教科书。各小学课本,都是经“东亚文化协会”从“满洲国”印出来的,把商务印书馆的课本,删去一切带民族意识的内容,并由汉奸政府专销。二是中学以上增加日文课。一味歌颂日本及满洲的“王道乐土”,极力污辱中华民族。三是设日语学校。唐山设有日本冀东大学一处,冀东协和院一处,各县均设有日语研究院,以培植汉奸人才。四是拉拢收买上层知识分子,强迫各学校校长填写《反共志愿书》,具结保证在学校不准有抗日活动或阅读左倾报刊等等。

      不愿做亡国奴的冀东民众,在日寇暗无天日的统治下,犹如被积压在地层下的煤炭,蕴藏着无限的火种一样,只要有人开掘,就会烧毁暴虐的侵略者!中共北方局及冀东地下党十分关注这种强烈的反日情绪,积极引导,以各种形式成立了御侮救亡会,抗日救国十人团、农民齐心会、劳工会、反帝同盟会、学生联合会、教师联合会、青年救国会等社会抗日组织,不断地扩大党的领导范围,初步在长城南北、滦河两岸、形成了一条抗日反侵略的统一战线。一九三七年四月,京东特委书记李运昌接到北方局的通知,辗转到延安参加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和刘少奇等党中央领导同志。听了毛主席《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和《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两个报告,还有刘少奇代表党中央作的《关于白区的党和群众工作》报告,总结了前一段白区党的工作经验和教训,纠正了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批判了关门主义和冒险主义的错误,明确了白区党和群众的工作任务。李运昌回到天津(注1,即开始按照党中央开辟华北敌后战场的方略,组织发动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

    一九三八年春,中共河北省委,遵照党中央关于配合八路军组织冀东暴动的指示精神,派李楚离到阜平,向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汇报暴动准备的情况,然后又到平西和邓华支队联络,研讨八路军东进时间和冀东党如何配合行动等问题,共同约定在青纱帐长起的七月举行武装暴动。

     早在五月间,根据河北省委的安排,华北人民抗日自卫会,在天津法租界的基泰大楼秘密召开会议,商定冀东起义部队的组织和总指挥等问题。考虑到人员太多容易出现安全隐患,国民党各派势力代表,如蒋(介石)系王若僖、李(宗仁)、白(崇禧)系的刘绍襄、阎(锡山)系的张志岐等委员没到会,但会议讨论和解决的问题,事先都征求了他们的意见。几位委员一致认为,李运昌系黄埔军校毕业生,带过兵,对冀东情况熟悉,群众威望高,是起义队伍总司令最佳人选。没曾想讨论这个问题时,滦县代表、时任滦县民团团长的高志远,和曾当过冯玉祥部军法处长的遵化代表洪麟阁,却掀起小小的波澜。高志远竭力贬低李运昌,洪麟阁则说高志远刺杀汉奸刘佐周名震冀东,最适合当义军总司令。

      李运昌百思不得其解:有学识、有阅历、有社会关系、有实力基础、有民族自尊心的洪麟阁,为什么不直接争当这个总司令,非要扶持一个起义动机不纯,好大喜功的高志远来带领全冀东的起义军呢?但一想,自己若争当联军司令,势必使刚刚组建起来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崩溃;国共合作联合抗日的局面得来不易,不能让人说共产党争权夺势,毁了抗日大业!他高志远要当就让他当好了!只要抗日,大伙儿就拥护他!要是不抗日或反对抗日,包括洪麟阁也不会饶了他!——想到这些,李运昌大度地率先表态,通过了由高志远担任抗日联军司令,李运昌,洪麟阁担任副司令,洪麟阁兼第一路指挥部司令。总会领导人王仲华到高志远的民团指导工作,李楚离到洪麟阁所部指导工作,李运昌部没有派人去。

    李运昌的君子风度,和有野心无大志的高志远的“君子风度”形成鲜明对比,与会的众委员看得明白,孰公孰私,孰谋者大、孰谋者小,当过大学教授的洪麟阁自然也心如明镜。对自己所占立场和方才会上的过激言辞有无悔意无须论,但关注李运昌的眼神中,却已由不屑变成了尊重和钦敬!共产党人的人格魅力感化了洪麟阁,在后来一系列暴动活动中,在服从和配合上都有所体现!若不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日后看到自己极力推荐的高志远,撤到平西根据地后,因个人目的没达到而谋反叛变终被枪决,洪麟阁这位愤慨于蒋介石政府任日本鬼子打进国门而不拒,拍案怒起,毁家纾难,召集乡勇参加抗日暴动的高级知识分子,定会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地责恨自己有眼无珠!——这是后话。

      且说五月四日,被派到矿工之中开展工作的中共党员周文彬(朝鲜人,原名金成镐),执行河北省委“抓住工人的迫切要求,由经济斗争引导到政治斗争,由改善工人生活的反英斗争,形成浓厚的反日空气,引导开滦工人举行武装暴动,支援八路军抗日”的指示精神,领导三万五千多矿工举行大罢工。“窑花子”们大多是贫苦农民出身,罢工胜利的消息,很快哄嚷得冀东城乡家喻户晓,无形中起到了一个“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真闹起来,英国佬怕咱们,日本鬼子也得怕”的鼓动作用,等于为抗日武装大暴动做了个榜样!为此,华北人民抗日自卫会冀东分会,由李运昌主持,在丰润县的田家湾子召开会议,通过暴动行动纲领和暴动队伍番号。计划组织六个总队:洪麟阁的第一路,辖丰润、玉田、遵化三县交界处组织的第一总队、第二总队;李运昌的第二路,辖蓟县地界的第三总队,丰润、滦县、迁安三县交汇处的第四总队、滦县东南部的第五总队;高志远辖所部第六总队。初定一九三八年七月十六日为统一暴动日期。

      田家湾子会议开完之后,李运昌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虽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八路军这股儿东风什么时候刮到冀东来?他心里没底!想了想,何不到敌伪内部去了解一下?于是,他找了辆半新的自行车,打扮成职员模样混进了唐山市,找打入敌伪内部的同志了解敌我双方的动态。

      由中共冀东党通过伪职的社会关系打入敌伪内部、担任伪冀东道公署警务科长的朱欣陶,住在闹市区小山胡同儿里,原来只和河北省委秘书长姚依林单线联系,根据冀东形势发展的需要,组织上才让他和领导冀东抗日武装暴动的李运昌接上了关系。

      见李运昌找到家里,朱欣陶高兴地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六月二十八日,八路军已经开到平谷县的靠山集、蓟县的将军关一带!如果不是近几天连阴大雨,也该到玉田地界了,估计七月初打到迁安、滦县不成问题。但也有个不好的消息是:田家湾子会议内容走露了风声,敌人正通知各县伪政府和保安队,按登记的枪照收缴民间枪支。

      头一个消息如同一把火,兴奋的李运昌气血迸张。第二个消息却像一盆冷水浇头,浇灭了火还弄了个精湿冰凉:没有枪,暴动的时候拿什么跟鬼子汉奸打仗?

      “这样的话,咱们就先下手为强,提前暴动,来他个措手不及!”

      李运昌经过短暂的考虑,脱口说出自己的打算。朱欣陶赞同说:

      “现在日军主力部队,在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田竣六的指挥下,正全力在攻打武汉,冀东兵力空虚。得知“四纵”东进,只好让伪政府调集各县民团堵截八路军,没啥战斗力,提前暴动是上策!”

      李运昌辞别了朱欣陶混出唐山,两条腿紧蹬一个点儿地赶到迁安县西庄老魏家时,魏春波一边接过自行车放好,一边儿急切地说:

      “这都快十一点钟了,可把你等回来了!白天蓟县的王崇实派人送信儿来,说被咱们争取过来的蓟县八区民团,接到伪政府让他们到马伸桥截击八路军的命令。正巧民团副队长赵合在马伸桥伪警察分局,偷听到分局长在电话里,向蓟县伪政府汇报说民团不可靠,还说要采取啥措施。赵合一听不对劲儿,鲁莽地从窗外一枪打死了分局长;随后又击毙了高丽(朝鲜)特务金大、金二,并捣毁了两弟兄合开的‘白面儿’馆。而后率民团和暴动队伍,截住从倒流水金矿开过来的汽车,当场打死华北矿业总经理、日本人铃木隆方,就势扯起暴动大旗宣布起义。”

      李运昌听了老魏的汇报,与朱欣陶掌握的情报吻合!见形势已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关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于是立即派人分头到各部传达特委通知:暴动时间提前十天。 一九三八年七月是“七·七事变”一周年,冀东的父老兄弟姐妹,在日本鬼子和汉奸的蹂躏下,已经当了五年多的亡国奴!鬼子兵的三八枪枪管儿里射出的罪恶,击碎了冀东多少个家庭的安宁和团圆!带有血腥味儿的枪刺上,凝聚着多少个冀东平民的阴魂!从冀东抓起每一把土,都能攥出屈辱来!老百姓听说八路军要来冀东打鬼子杀汉奸,被压抑多时的民族恨,将要宣泄出来,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不单血性男儿们呼啸一声,揭竿而起;上岁数儿的老爷子,也拿出当年义和团砍杀西洋鬼子的大刀,指点儿孙辈几路实用刀法;老奶子和媳妇们一起,忙活着缝绣旗帜、袖标和义军军装!连孩子们都被学校的老师们组织起来,手拿小纸旗儿,满街跑地喊着“打倒日本侵略者!”、“绝不当亡国奴!”、“好男儿暴动去!”。

      大暴动的兴起,使往常生杀予夺不可一世的日本鬼子龟缩不出了,过去耀武扬威的伪职人员耷拉脑袋了!日、鲜浪人也老实了,见谁都点头哈腰地卑恭请安。遵化城南谢庄子,被鬼子汉奸实施奴化教育取代的老塾师时先生,见民众揭竿而起,竟尔老泪纵横,摩挲着山羊胡子心生感叹:

      “壮哉!壮哉!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倭奴生孽,天地难容!是得再来一回八月十五杀鞑子(注2了!老夫不能操戈,唯鼓与呼耳!”

      每逢乱世大难,必有英豪揭竿而起!每逢国运多舛,定有雄杰扬眉出剑!一时间,处处缴民枪,村村拉队伍!民心如火,冀东沸腾了!

      七月六日,中共滦县县委和红军干部李润民,集合暴动骨干三百多人,在港北村成立了冀东抗日联军第五总队。李润民任总队长,滦县县委委员高培之为政治主任,张鹤鸣为参谋长。天亮后立即按计划四出宣传,收缴民间枪支,摧毁伪政权。在昌黎、滦县、乐亭三县活动,所到之处,带枪入伍的青壮年很多。

      七月七日,冀东中心区域的遵化、丰润、迁安交汇处的崖口,四百多暴动骨干,在红军干部孔庆同带领下,发起暴动,编成抗日联军第四总队,孔庆同任总队长,丁振军为政治主任。遵化县城的伪警察队步兵、骑兵一百三十多人得知铁厂为暴动队伍占领,妄图扑灭抗日烈火,意欲收复。四总队主动出击,在铁厂北边的玉皇庙迎战,两个多小时的激战,生俘伪警八十多人,战马十匹。四总队初战告捷,吓得遵化县日伪军紧闭城门,龟缩不敢出。接着,四总队又攻克破城镇(今兴城),三屯营的伪警察巡官也宣布起义,主动找到四总队归顺。遵化、丰润和迁安边境的大大小小暴动队伍,纷纷向四总队靠拢,队伍很快发展到一千四百多人,暴动高潮时已达了四千人。在四总队的基础上,又编成第十一总队、第十二总队、第十三总队、第十四总队。在这一带的抗联队伍,还有唐山市北部的第十五总队、丰润县的五总队和遵化县的五总队、宝坻县胡家园一带的十总队、遵化南部的特务一总队、特务二大队、丰润的特务八大队。

      七月八日,在家乡遵化县地北头村扯起暴动大旗的洪麟阁,带领只有百余人的队伍,攻打丰润县的沙流河据点,经两个多钟头的战斗,初战告捷,欢庆胜利的时候,附近的青壮年纷纷投奔而来,人枪得以扩充。又和蓟县、玉田的暴动队伍一道,攻占了玉田县城,收编了配合攻城的民团,队伍迅速发展到四千五百多人,编为冀东抗日联军第一总队、第二总队和第十一总队,转战在丰润、玉田和遵化交汇处,所到之处,伪政权闻风丧胆,纷纷缴械投降。  与北宁路北丰润、滦县、遵化和迁安等地相呼应,在王仲华做了大量指导和维系军心的工作之后,高志远和沿海联庄会头目陈宇寰,在滦县南部,乐亭一带发起暴动,一度率马城、沙流河、徐家店等地的起义队伍攻入乐亭县城,接着在倴城与陈宇寰部会合,组建起第六、第七、第八、第十二、第十五、第十六、第二十、第二十三、第二十七、第三十八等十个总队,加上独立总队,李绍文总队、乐亭警备司令部等共十三个总队,统由高志远和陈宇寰指挥。另外还有由高志远委任但并不听他指挥的昌黎支队。昌黎支队司令丁万有,参谋长阑乃公(国民党员)下辖第二十七、第二十八、第二十九、第三十、第三十一总队,五个总队约三千五百人。

      冀东西部地区的蓟县,发动了全县暴动。七月十四日,救国会委员王景轩,带十余人突袭了邦钧镇伪警察所,缴步枪三十余支,组成抗日联军三区队,很快发展到七百人。这天夜里,白砥中、郝希武在蓟县南部发动暴动,次日早晨一举摧毁下仓镇伪警所,缴枪三十余支;另由王楫率暴动队员突袭了蒙衢伪警所,缴枪二十余支,队伍很快发展到一千多人枪,编成抗联第六总队,白砥中任总队长,郝希武任政治主任,活动在蓟县七区和宝坻县北潭镇、新安镇、玉田县的采亭桥一带。同一天里,由蓟县县委书记王崇实,辽西义勇军老战士商香阁组建了抗联第五总队,队伍很快发展到一千多人枪。蓟县东部由总队长刘卓群,政治部主任李子光组建的抗联第十六总队;总队长王济川和政治主任王作勋组建的第十八总队;与蓟县毗邻的遵化县石门镇伪警察所长胡光,在抗日洪流中也率二十多名警察宣布起义,以警察和当地民团为基础,组建了抗联第十七总队,朱绍卿为总队长,胡光为参谋长。遵化西部地区又随后组建了第十八总队。

      三河、平谷、蓟县、密云和顺义等县的边界地区,先后发起多股抗日队伍,后经胡香圃、刘向道等组织为平谷、三河、蓟县、密云、顺义五县联合抗日游击队,到七月底,西部的暴动队伍已近万人。冀热边特委领导的第二路暴动队伍约五万五千人,共组成二十八个总队,十二个独立大队和区队。

      开滦五矿大罢工,使英、日两个帝国主义十分恼火,事后对工人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和血腥的镇压,把“窑花子”们逼得走投无路。正值冀东农村掀起抗日风潮,在中共唐山工委策动下,也开始发动武装抗日暴动。为了配合工人兄弟的起义,七月十六日,李运昌亲率抗日联军第二路所辖第四、第十二、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五总队约万人,由滦县的榛子镇出发,一度占了洼里和古冶火车站,把北宁路唐山至昌黎间铁路截成数段,使火车停运,震惊了平、津、唐的日军。十八日夜,周文彬率领已作好准备的矿工们开始暴动,攻占了赵各庄伪警察所,次日早又占领了整个赵各庄矿区,队伍发展到千余人。七月二十二日,驻唐山日军在飞机配合下,袭击工人暴动队伍,激战后工人队伍撤离,后重新占领赵各庄,袭击并拿下唐家庄,暴动高潮时队伍发展到七千人。后来转入农村时遭到日军袭击,大部溃散,只有千余人编为抗联工人特务大队,节振国任大队长。

      在冀东东部的卢龙县,原县简易师范校长高敬之,自发地在家乡沈官营一带,组织起一支四百余人的暴动队伍,号称“华北抗日军”。乘着冀东的暴动热潮,打民团,剿土匪,人枪很快发展到三千人。八月八日,他凭着自己的个人威望,借着暴动声势和大义凛然的民族正义,责骂伪县长认贼作父,用三寸如簧舌鼓动城楼上的伪军反正,打开城门,让义军占领,“高敬之骂开卢龙城”被当时传为佳话。高敬之佩服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主动要求把队伍交给党领导,被编为抗联第二十三总队。高敬之任总队长,共产党人阮务德任政治主任。 国民党兰衣社天津站副站长朱铁军(陈恭澍),在抗日武装暴动高潮中,在冀东地区组织了“中央直辖忠义救国军”第七、第九路军,并亲任总司令,由齐若斋任总参谋长。七路军司令陈维藩,九路军司令王文。第七路军和第九路军虽然都号称万人,实际九路军不过三千人。这两股暴动队伍,活动在宝坻、宁河、玉田、遵化、蓟县南部,在与日伪军交战中,七路军曾攻占过宝坻县的大口屯镇和宝坻县城,打死宝坻“新民会”的日本顾问河野新,并一起攻打玉田县林南仓镇。第七路军和第九路军,虽然在组织上自成体系,不受抗日联军约束,但暴动期间能够与抗联队伍配合呼应;西撤时虽未加入抗联序列,在联军受阻东返时路过其驻地,积极组织船只支援,由此可见其抗日目标是一致的。除了第七路军和第九路军,属国民党单独组织的暴动队伍,还有人数不多的冀北抗日救国军等。

      由于第七路军、第九路军没和抗日联军共进退,所谓独木不成林,很快被日伪军击溃,有的逃散,有的投降了敌人,部分人加入了冀东抗日联军和八路军支队。

      占山为王的绿林英雄杨二,也拉起一个两千多人的“中国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在长城沿线打击日伪,曾和中央直辖忠义救国军第九路军第二旅和由李维廉任队长、肖清明任副大队长的抗日联军游击独立第一大队协同作战,攻克被伪满洲队占据的遵化平安城镇。

      伪满医科大学生茹振泰(后改茹古香),在抚宁县七家寨度假时,正值抗日武装大暴动如火如荼地开展,于是,联系有抗日思想的伪大乡长许维纯,组织起临抚抗日游击大队,一度攻占抚宁北部重镇台头营,后编入“四纵”第三十一大队。从七月初到八月底,西起潮白河,东至山海关,北起长城外的青龙、兴隆,南到渤海岸,到处都有暴动队伍,其规模气势,远远超出刚发动时所预料。原定成立抗联六个总队约万人,结果,仅高志远、李运昌、洪麟阁三部,就组织起四十八个总队;还有一些五百人左右的大队、区队、游击队,各路暴动武装约十万人,其中属于国民党和其他方面的队伍约三万人。

      由此可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推翻汉奸政府,是冀东人民的强烈愿望!当然,中共中央无时无刻不在关注抗日大暴动的进展,并努力为之创造良好的条件。“四纵”进入冀热边区后,在长城一线转战,先声夺人,极大地鼓舞了冀东的暴动民众。七月八日,毛泽东和刘少奇电示邓华和宋时轮:要他们用更敏捷的行动,向迁安、遵化、卢龙地区扩大活动,并指示:“……赵同部队需向宛平配合行动,牵制北平日军不能向冀东移动。”晋察冀军区所属各部,也受命沿平绥线、平汉线广泛出击,突袭石景山工业区、炸毁电厂锅炉,使北平一度断电,搞得华北日军焦头烂额,首尾不能相顾,无法增援冀东,这给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的全面展开,创造了先决条件。

      在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的洪流中,难免鱼龙混杂,借抗日暴动之名招兵买马,以图实现个人野心者不乏其人;拉帮结伙报私仇,泄私怨,全不顾民族大义,只为一己之私者有之;趁机抢大户发国难财,或干脆干土匪行径的也不在少数!抱有反动目的,乘大暴动扩张自我势力,与抗日军民抗衡的角色更不缺!反正多少旗帜,多少番号,多少兵马一时也难以统计,真正成了“司令遍地走,主任满天飞”!只有属于“华北人民自卫委员会冀东分会”组织的抗日联军,一律戴红蓝袖标(注3。

      尽管标志统一,素质却难统一!抗联三路军中,洪麟阁曾做过冯玉祥部的军法处长,对所部几起奸淫妇女和抢东西的事件,都做了严厉的惩处,军纪为之肃然;高志远所部的民团队伍,虽有王仲华做了大量的工作,纪律基础从上到下都很薄弱,暴动后屡有滋事之徒。如一个叫李建石的大队长,霸占了刘庄一位良家姑娘,还强迫家主召他为婿,气愤之极的老百姓,告状告到李运昌面前。由于是高志远部属,怕引起误会,李运昌只严厉地批评了李建石,责令他向姑娘家赔礼道歉,消除坏影响。谁知李建石不但不听良言劝,反而率众到毛官营砸了一家日本浪人的“白面儿”馆,除了房脊上架机枪防备的士兵之外,手下的人全都抽起了“白面儿”。李运昌正预备攻打遵化县城,得知李建石所为,立即赶赴毛官营,大义凛然地镇住把门士兵,直奔李建石。李建石见只有李运昌一人,掏出枪要扣动扳机,自己的手腕却被李运昌警卫员一枪打断。李运昌代表抗日联军司令部当着李建石部下和前来围观的群众,历数其罪,当场处决。一举平息了叛乱,缓解了民愤,整顿了军纪。

      

      再说八路军“四纵”主力邓华所率部队,在连绵阴雨中跋山涉水,一路斩关夺隘,排除种种困难,终于在八月初攻克迁安县城,同时开进遵化、丰润县境;中旬在遵化东南的铁厂镇,和冀东抗日联军胜利会师。

      八路军第四纵队主力一部和冀东抗日联军,在大暴动期间,先后攻克和攻入昌平、兴隆、平谷、玉田、迁安、卢龙、乐亭八座县城;不属抗日联军系列的七路军攻克宝坻县城。义军先后占领了铁厂、破城、三屯营、左家坞、汤家河、倴城、台头营、鸦洪桥、马伸桥、石门、邦均等冀东各县重要集镇。摧毁了遍布整个冀东农村的日伪基层政权,使华北驻屯日军陷于困境。香港《文汇报》七月十七日载:“据美联社所得消息,冀东方面中国游击队之声势日渐浩大,所有香河、三河、宝坻等县之县长,现在逃匿无踪,各地‘新民分会’工作人员亦纷纷逃难……”八月一日又载:“冀热游击队活跃控制整个长城线。复因各地民众纷纷举义,声势浩大,北宁路西段和平绥路东段之日军已为动摇……”八月四日上海《导报》载路透社电:“过去数日中,华北游击队已收复冀东二十二县之九县,日方所委之县长均已逃窜……日方现因军队不敷及近日大雨后道路泥泞,致铁甲车及卡车等均不能应用,故已陷于困难之境。”其他如《中央日报》、《益世报》等,均报导了冀东各地的暴动消息。

      冀东抗日联军的头头脑脑,在取得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胜利的时刻,见到八路军“四纵”主力的指战员,那种欣喜和兴奋是难以表述的!抗联战士和八路军战士,虽并不相识,却像久别的亲人一样抱在一起,诉说着仰慕和道乏之类的亲热话。铁厂镇的男女老少,全都争着抢着到街上先睹八路军的风采,家家门口都插上了红旗,欢迎八路军的标语,红红绿绿的贴满了一街筒子。附近刘庄、甄庄、西店子和小高庄的乡亲们,也都前来欢迎八路军到村里住宿。

      冀东抗日联军司令部,设在铁厂村中一家有钱人后院的作坊里,土炕上放着张炕桌,几个粗瓷大碗和铜梁茶壶成了摆设,因为无论八路军首长和抗联领导,都装满了一肚子解暑败火的井冰凉水。李运昌等人见“四纵”政委邓华的眉头一直疙积着,只在和大家紧紧握手时舒展了一下,不明故里,悄问李楚离,方知是因为参谋长李钟奇受重伤生命垂危而焦虑。抗联的几位司令听了,心里都“咯噔”一下子沉重起来。两个月来,为了配合冀东大暴动,“四纵”孤立无援地在淫雨中行军作战,缺医少药,其艰辛可想而知,李参谋长能坚持活下来已属不易,必须先解决伤病员的医疗问题。杨十三提议由女儿杨效昭护送李参谋长到开滦赵各庄煤矿找孙萌芳先生手术,取出胸部子弹。邓华政委见老夫子老成持重,说得恳切又满有把握,知道不会有什么差错.感激地点头同意,情绪开始缓解开来,带有歉意的笑意显现在嘴角,解释自己方才的失态,然后招呼众位落座,互相介绍所部指挥员的各方面情况,以便开展下一步儿工作。

      一九三八年八月十九日,经过深入细致的了解,已初步掌握冀东抗日联军状况的“四纵”政委邓华,主持召开了铁厂会议。“四纵”党委、冀热边特委和冀东抗联各部负责人胡杨奎、李运昌、李楚离、杨十三、王仲华、周文彬和高志远的代表陈宇寰等参加了会议。会议确定了建立、坚持根据地的方针,决定整训部队,成立冀察热宁军区,推举宋时轮为军区司令员,邓华为政委,高志远、李运昌、洪麟阁为副司令员。三位副司令员各组织一个军分区,再由“四纵”派干部另组织两个军分区。议定成立冀察热宁边区委员会,建立健全各县抗日政权和抗日秩序。同时由“四纵”抽调部分干部,帮助训练和整顿抗联队伍。

      会议形成的决议,打电报给中共中央和北方局,北方局回电批准施行。遗憾的是,宋时轮既没参加铁厂会议,也没就职!所以,冀察热宁军区司令部没能组成,铁厂会议形成的决议,虽经中共中央和北方局批准实施,却未能贯彻落实。尽管如此,短时期内把原来只会撸锄杠的庄稼人,训练成有一定战斗素质的抗日战士,虽不至于像当年武圣人孙武,把吴王宫中三千佳丽调教成“虽赴水火犹可”的战斗队一样艰难,也不是件轻松事儿!尤其是宋司令员不肯就帅位,已经让众位抗联领导们闹心了,偏偏联军中又出了个像《三国演义》中魏延一样,脑后有反骨的家伙……

    此人为谁,请看下回。

     

    (注11937年,为了适应战争需要,中共河北省委一分为二,平汉线省委俄日在石家庄,河北省委在天津。

    (注2)八月十五杀鞑子:指黄河流域民众不堪元朝统治者的残暴压迫,通过月饼馅里夹纸条相约起义的史实

    (注3)红蓝袖标:红色代表共产党,蓝色代表国民党。


上一条:行独断北征铩羽 乱决策西撤折兵——《凝血砖》连载十四
下一条:谋冀东合组一军 赴平西并归四纵——《凝血砖》连载十二
相关文章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