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园地 > 诗文赏析
推荐图文

    三砥柱撑起冀东 二支队威震敌后(《凝血砖》连载十九)

      发布时间:2008-12-01 09:18:37  来源:  作者:程水星  点击:

      十 九  回

      正疑惑间,恰巧见廖金柱和廖金富两兄弟过来,细问来了什么队伍,二人说是八路军,首长一位姓苏,一位姓陈。包森听了,高兴地说:

      “是一支队的同志们!快回去,真想他们哪!”

      八路军第四纵队率抗联西撤之后,留下的三个游击支队,分散在冀东东、中、西部,虽然组成了军政委员会,但没有统一的军事指挥机构和党政工作职能机构,冀东的抗日武装力量,不只薄弱,还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抗联的一千余人,虽保持着抗联司令部的建制,但与八路军军政委员会互不隶属,尽管在实际战斗中能够密切配合,由于领导不统一,难以实现有计划有组织的对敌行动,加上没有政权和后勤保障,部队既要作战又要自行筹粮筹款,在日军不断围攻和扫荡中,三个游击支队处于十分严峻和艰险的境地。

      苏梅和陈群领导的一支队,活动在以潘家峪、松山峪、柳沟峪、李家沟、芦各寨、大石营、莲花院为中心的迁安、丰润、遵化和北宁铁路以北的交界地区,既是抗日大暴动的中心地区,也是日伪军围攻“扫荡”的重点地区。不久,一支队在滦县华山峰遭到日伪围剿,战斗中,连续打退五百多日伪军的数次进攻,毙伤日伪军三十余名。这次到遵化与包森支队会合,一是护送几位河北省委(地下)派来的地方干部前来就任,二是准备在洪山口根据地整训部队,外加培训军政干部,为建立抗日政权做准备。

      第三游击支队由“四纵”第三十四大队的单德贵和赵立业率领的两支小游击队伍合编而成,单德贵任支队长,赵立业为政治委员,初建时约一百余人,主要活动在密云、兴隆和蓟县盘山等冀东西部地区,西撤失利后,一些失散的抗联战士到鱼子山和雾灵山一带投奔了三支队,又收编了活动在密云县四顶山区的果玉春部一百余人。三支队兵强马壮,在下东沟与日伪交战,占领了敌人阵地,消灭了负隅顽抗的敌人,初步打开了活动局面。三个支队虽各自为战,但都顽强地坚持在冀东敌后。其中,包森支队沿长城沿线活动的范围最大,也最先开创了洪山口抗日根据地!

      包森快步赶回老房东家,接到通报的苏梅和陈群早迎了出来。自从打下兴隆县城之后分手,三个老战友已有半年没见面了!战争年代每次执行任务,都是生离死别,能再见就是幸运!所以,三双拿枪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老半天还舍不得松开。直到贾德仲送上茶水,才从久别重逢的激动中缓解过来。

      坐在小炕桌儿旁,苏梅取出“四纵”党委任包森为冀东军政委员会委员兼二支队队长的命令,还有冀东区党分委委任包森为冀东救国委员会主任的委任状,郑重地交给包森,然后传达了“四纵”党委西撤前的决定:邓华政委要求留下的三个游击支队,互相策应,紧密团结地方党的武装,领导抗日群众,分别拓展抗日游击根据地的范围,争取逐渐连成一片,建党建政,共同撑起整个冀东敌后游击战争的重任,以待明年主力部队和抗联部队整训结束后重新返回冀东,大规模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争取更大胜利的指示精神。然后,又通报了当前的抗战形势。日军在侵占广州、武汉后,停止了战略进攻,又回师华北,对咱们八路军建立的抗日根据地,进行以军事“扫荡”为主的“治安肃正”,抗日战争从防御阶段转入相持阶段。日军为了加强对冀东地区的控制,原驻唐山、天津一线的二十七师团,从武汉前线返回,其主力第一联队和第二联队一部,进驻冀东东部地区,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进驻北平,接替一一零师团在冀东西部地区的“防务”,将其两个大队部署在密云、三河、平谷、蓟县一带,并立即对冀东游击区进行连续的围攻“扫荡”。同时与伪满方面日伪军相配合,沿长城线西迄密云,东抵卢龙,以密集的据点和碉堡,构成一条封锁线,对每一个小游击区,又构成小封锁圈儿,以便分进合击。同时强化殖民统治,恢复伪政权及伪新民会;扩大伪军和伪警察机关,发展特务组织,利用亲日的上层分子,网罗兵痞流氓成立伙会。大暴动时期被摧毁的保甲连座,户口门牌和“良民证”制度又重新启用。通过这些伪组织统治冀东民众的同时,不时集结部队反复进行“清乡”,用政治手段和军事行动,疯狂镇压冀东人民的抗日活动,妄图隔绝共产党游击队同人民群众的关系,使冀东军民丧失坚持游击战争的一切有利条件和信心,彻底消灭共产党和游击队,以巩固后防基地对全面侵华战争的战略保障作用。

      中共中央也一直高度关注冀东地区抗日游击战争形势的发展和根据地的创建。十一月二十五日,毛泽东给八路军总部的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和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电报中,再次强调一定要坚持冀东抗日游击战争,指出:“冀热察地区有许多有利条件,是可能坚持游击战争,创建游击根据地的,但是也有许多困难,要经过长期艰苦斗争,才能达到目的。”还指示:“与冀东须保持联系,冀东干部如不够时,须立即派去一部工作。”

      自从与主力部队潵河川分离,包森与纵队几乎失去了联系,对冀东敌我双方的基本情况掌握得并不多,对战略态势的发展变化,只能偶尔从敌人的报纸上刊登的消息中分析,听了苏梅的通报,对目前自己所处环境更加明朗清晰。遂介绍了近几个月以来,如何安置和寻医问药救治伤病员;如何筹措资金和武器装备;如何打游击骚扰敌人;如何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发动群众加入抗战序列,使支队在敌占区站稳脚跟,建立洪山口根据地和冀热边抗日基本区的情况。苏梅对包森支队孤悬敌后所做的和所取得的成绩及其深远影响,给予了相当的肯定和表彰。最后研究了如何整训部队,培训地方建政干部,理顺地方供应和经费来源等一系列工作等问题。三个老战友揪不断扯不完地交谈着,直到贾德仲点亮煤油灯,廖大娘端进一盆热气腾腾的高梁面儿饸饹,外加一海碗香气扑鼻的鸡蛋韭菜沫儿浇卤汤,才听到肚子里“咕噜噜”直叫,感觉饿了。包森作为半个东道主人,先给苏梅和陈群盛了两碗,又浇上卤,看二人吃得倍儿香,才端起碗吃起来。

      两股八路军在三道河子一带村子整训,每日训练的口令、刺杀的吼声和歌声,在洪山口群山中回荡,自然不可能不让敌人知道!十二月一日,遵化县城的日本宪兵队长冈布,纠集三屯营、潵河桥及附近各据点一千余日伪军,到洪山口一带分路围剿。包森得到消息,和苏、陈二人一碰头,敌人兵力数倍于我,且有备而来,不可硬拼,只能迂回。遂分别迅速抢占附近的制高点,与日伪展开工事战,坚持到黄昏再迅速向茅山、东庄和迁安县的马合子(今属迁西县)一带集中。日伪军依仗人多势众武器装备好,妄图一举歼灭会合到一起的两股八路军,以绝后患,所以紧紧咬住穷追不舍,战斗成胶着状态。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包森的二支队终于摆脱了敌人的围剿,与陈群的一支队合兵一处,两个支队虽然牺牲了二十一名战士,但日伪军却付出了七十多具尸体和伤残一部的沉重代价。敌人次日到附近山区继续清剿,哪里还有八路军的影子?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各回据点拉倒。

      茅山战斗是“四纵”西撤后,八路军小部队和日伪军大部队的首次直接交火儿,在冀东抗日情绪陷于低潮的日子里,八路军仍有很强的战斗力,使敌人惶恐不安,对抗日群众的鼓舞作用是难以估量的!

    根据中央指示,一九三九年一月初,中共河北省委撤销,以原河北省委主要成员为基础,在平西根据地成立中共冀热察区委员会(简称冀热察区党委),马辉之任书记,张明远任宣传部长,吴德任组织部长,肖克负责军事工作,委员还有姚依林、胡锡奎、李运昌、李楚离。二月七日,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在野三坡成立,肖克为司令员。冀热察区党委和挺进军统一领导指挥平西、冀东、平北地区党政和武装力量,提出了:巩固平西,开展平北,坚持冀东“三位一体”的战略任务,将坚持冀东游击战争,创建冀东抗日根据地的任务,纳入冀热察的整体战略部署中。

      经请示苏梅同意,包森支队整编为四个总队:一总队长赖邦,主要活动在洪山口至兴隆黑河川;二总队长王正军,主要活动在遵化城西堡子店到长城内外;三总队长张连富,主要活动在遵化和迁安西部(今属迁西县)交界处的景忠山一带;四总队长刘永生,主要活动在遵化城西南东新庄子一带,四个总队计约八百多人。

    三个支队中,二支队在冀热边区开辟的区域最大,群众基础最深,人气也最旺。包森身边可谓猛将如云,尤以“五虎上将”为最有名,他们是:“饿虎——耿兆江”、“下山虎——贾万友”、“飞虎——赵存正”、“上山虎——张吉芳”、“旋风虎——董二虎”。此五人皆是孤胆豪杰,手持双枪弹无虚发,尽管身上都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少坏毛病,但对包森言听计从,只要一声令下,上刀山下火海无所畏惧。

      

    年初,原中共北平市委(地下)委员姜林(原名岑铁衡),因党组织遭到敌人破坏,疏散到平西根据地,被派到包森支队担任政治主任。姜林初到支队,很快和战士们打成一片,他待人和气,说话轻声细语,出于他是文化人,又是领导,时间不长就赢得了众多指战员的尊重。但让姜林奇怪的是,侦察班的人全都纪律松散、匪气十足,尤其是那“五虎上将”,都是说起话来带刺儿外加脏字眼儿、歪脖子瞪眼谁也不服气谁的主儿,独对包森服服帖帖,任凭驱使,水里火里全无惧色。仔细观察,发现包森对几个人似乎很放任,有时候批评起来,也不怎么高声大气,但几句话就能说得他们耷拉脑袋,过一会儿又抬起头喜形于色,真如战士们私下说包森身上长有瘆人毛一般,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次闲聊时,姜林好奇地和包森探讨起这个问题,包森笑了笑问他:

      “你读过《武经七书》没有?”

      “没读过!”

      姜林老实回答。包森讲解说:

    “宋刻本的《武经七书》,是指《孙子》《吴子》《司马法》《李卫公问对》《六韬》《三略》《尉缭子》七部兵书,其中《六韬》重在兵战,也就是实用战术;《三略》则专论策略,上略讲:设礼赏,别奸雄,着成败;中略讲:差德行,审权变;下略讲:陈道德,察安危,明贤贼之咎!讲的大都是做帝王的必修。我最欣赏中略里用人之道的内容!其中有四使,就是:使智、使勇、使贪、使愚!那上面说:智者乐显其功;勇者好行其志;贪者邀趋其得;愚者不顾其死!人有不同之才,便有因任之术;彼之有智,与之谋,尽其智立其功;彼之有勇,使之应敌,鼓其勇而得行其志;彼贪则诱之以利而用之;彼愚则用诚使彼不顾其死!其实,这就是汉代张良三次下桥,替黄石公拾鞋所得的《太公三略》!张良读了之后,成为帝王老师;刘邦领悟之后,则能用萧何、韩信等人而取天下!不过,只有张良全功保身而退,可见用人必先知人!

    “侦察班的那几个刺儿头,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既好勇斗狠,又好大喜功,最瞧不起遇见敌人就跑的忪包软蛋!正和邪的界线,却不十分清楚明白。这样的人,为正所用则成正果,为邪所使便成邪魔!再一个特点是讲义气!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他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我们用民族大义跟他肝胆相照;他勇敢不畏生死,我们为国家抗战,比他还能赴汤蹈火;他枪法百步穿杨,我们可以辕门射戟;他为谋求某种东西而打仗,我们却引导着为整个中华民族而战……处处高他一筹,知其能而用之,正其所乐为!再就是作为一名指挥员,必须像《尉缭子》上所说的,要做到:赏如日月,信如四时,令如斧钺,制如干将!用天下之用为用,制天下之制为制,才能真正做到:仁者无敌,勇者无畏!

      “古人的书里,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借鉴!毛主席的军事思想中,有很多都是吸取古书中的精华形成的!比如带兵,兵书上说:将可乐而不可忧!就是说当指挥员的,一言一行无不影响着军心士气,关系着胜败!必须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沉着冷静!再就是爱兵是打胜仗的基础!李广、诸葛亮、岳飞、戚继光等历史名将,方式不同,但用兵之道的前提都是爱兵!越王勾践都能把亡国后仅存的一坛美酒倒在河里,与全体士卒共饮河水而后出征,激励作用大到一鼓灭吴复越!用兵必先知兵,爱兵必先于兵!我常用‘不流血就死,缺少英雄本色!’这句话激励大家勇往直前,可是光说不练是嘴把式,口号喊得再好再响也白搭!尤其是下级指挥员,所谓‘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冲锋陷阵时,一声‘跟我上’和一声‘给我上’那战斗效果准不一样!——扯远啦!扯远啦!这些小时候读过的闲书,现在都用上了!当年,哪里曾想过指挥打仗!……”

      姜林专注地听着,竟如醍醐灌顶一般,对包森的军事理论和大无畏的豪气钦佩不已;默默地注视着眼前仅比自己年长八岁的优秀指挥员,不由从心底儿崇敬,难怪半年里在极其困难艰险的敌后能开辟出一片新天地,原来他胸中装着那么多的雄韬伟略!在正义与非正义、侵略与反侵略、得民心与不得民心的对峙中,面对包森这样一位为民族中兴而战的勇士,把古代兵法和毛主席军事思想、战略战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敌手,军国主义加“武士道”精神的日本鬼子,只能是他手下败将!

      从那一刻起,姜林对包森敬若师长,经常请教问题,两人都是学生出身,不乏共同语言和志向,耳濡目染的用心之中,确实使姜林不论带兵打仗,还是做政治思想工作,学到了很多东西。几次军事行动之后,竟也有了包森的风范。因为姜林长得年轻俊雅,皮肤白皙与包森黝黑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所以,指战员们和抗日群众,背后儿都亲切地用“黑脸儿的”和“白脸儿的”分别称呼他们。二人窃闻之,相视一笑,并不计较,于是“黑”“白”之别约定俗成,情报传递和书信往来时,索性皆以“黑”“白”二字落款儿,一“黑”一“白”优势互补,可说相得益彰,配合得通犀默契。

      据说姜林在作战斗讲评时,说包司令员一人就是一部《三国演义》,归纳出包森冲锋陷阵有张飞的勇猛,打仗用兵有诸葛亮的谋略,对老百姓有刘备的柔仁,知人之明有如曹操,用人之善有如孙权,但也毫不客气地指出,他有关羽一样恃才自用的一面!出于对同志的负责和对兄长的关爱,曾谆谆告诫包森,现在不是冷兵器时代,兵对兵、将对将的厮杀,再向关公那样藐视敌人太过,重视敌人不足,勇敢不失鲁莽的作风,是指挥员的大忌,若不克服势必吃大亏!对姜林的忠告,包森由衷地点头承认,并说:知包森者莫过于姜林!但一打起仗,仍直奔前沿儿,竟被姜林一语成谶!——这是后话。

      

      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兴起后,遵化县的日本顾问官中村,为了打击暴动队伍,将伪警察队扩编为大队,人员也由三百多人增加到一千多人,计四个中队,大队长由伪县长孟绍兴兼任,副大队长齐昌馨主抓警务。王景山的一中队驻城内,史文祥的二中队驻平安城,鲍光生的三中队驻燕各庄,张福春的四中队驻铁厂。此外,还有总团部驻在遵化城内,由秦敬廷担任团总,各镇据点都设有分团,团丁多由地痞流氓和无业游民及少数反动地富子弟,伪自卫团也增加了人数,除了负责保护县城或配合日军纠察队巡逻和出外讨伐八路军,还将原警务区改为警察所,专门镇压抗日军民,维护社会“治安”。驻城内的除指挥部督察室,下设警务、保安、警法、特务四个系近百人,在城关、平安城、党峪、金山寺还设有分所。——这些汉奸武装,统归日本顾问和日本宪兵队指挥。

      除了加强军事设防外,中村还在遵化全境设置城关、大寨、平安城、党峪四个区;设置南关、堡子店、马兰峪、石门、新店子、平安城、东新庄、党峪、铁厂、闫家屯十个伪大乡,实行保、甲连座制。百户为一保,十户为一甲。一户“通共”一甲连座。一甲“抗日”一保杀头!这种殖民统治可谓严酷。

      尽管从军事上和政治上都加强了统治,但茅山围剿八路军落败后,中村和冈布从各村报告情报室的情报中,仍看出八路军在各处都有活动,但纠合兵力前往“扫荡”时,又没了八路军游击队的踪影,为了扼制八路军,又采取增加据点密度的方式,拉夫抓丁修炮楼。

      然而,包森支队一刻也没停止过对敌人的袭扰打击,运用灵活的游击战术,以奇袭、突袭、强攻等多种战术相机对敌。如打堡子店据点,从洪山口夜行军到堡子店,趁日伪军熟睡时,仅十多分钟就解决了战斗,又迅速返回驻地,来回近二百华里的奔袭,令敌人摸不着行迹,从天而降一般,搞得冈布和中村弄不清辖区内,到底有多少八路军游击队。

      一九三九年二月十七日,是农历腊月二十九,包森带领警卫班,从二总队驻地出发,将近半夜时分,才到遵化城东北的张家坎,在堡垒户国西亮家吃了顿年饭,又连夜赶到三总队所在地,正好天亮给干部战士拜年。正月初三又会同姚铁民、田雨等军地干部,在尤山口钟兴邦家开军事会,研讨如何进一步破坏日伪的保、甲统治和阻止敌人征粮纳税以及扩大基本区等问题。不巧被敌人的密探发觉。初四清晨,从兴隆方面摸上来三百多日伪军准备偷袭。在东山顶上负责看守消息树的报国队员邹庆发,毕竟只有十六岁,只顾盯着遵化方向的山路,却疏忽了东北边儿。等发现敌人到跟前时,已来不及了。敌人不知道消息树的秘密,但怀疑他在给八路军放哨,鬼子见马鞭子抽在棉衣上触及不到皮肉,就下令扒下他身上的衣服,绑在一棵栗树上,用烟头儿炙他的胸脯和大腿里子,逼问他八路军在谁家开会。邹庆发见敌人已经快包围了村子,顾不上自己冷痛,答应带路,哄敌人解开绑绳,猛向消息树扑去。随着敌人一声枪响,和消息树一起倒下的邹庆发,用自己年青的生命,给包森和军地干部报了警。

      敌人扑空撤离后,安全转移的包森和与会的干部们,跟乡亲们一同到山顶上,用军装装裹好邹庆发满是鞭痕和灼伤的尸体,眼含热泪地在雪地上起了座新坟,率警卫班脱帽致哀毕,又坚定地踏上了新的征程。

      包森和他的警卫班,穿插在日伪重重设防的间隙,在巡回四个总队的过程中,或顺手牵羊,或主动出击,或途中遭遇,在遵化境内的夏庄子、周桥子、刘备寨、万字峪、梁屯、户部庄等村地,与“讨伐”、“扫荡”的日伪军作战数十次,先后克平安城、三屯营等据点,毙敌数百名,缴获枪支弹药若干,在敌占区打出了威风,大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包森支队所到之处,受到群众的欢迎、配合和掩护。为此,包森认了多少堡垒户干妈,真正成了人民的子弟兵!

      一九三九年三月,冀热察区党委在平西斋堂,召开了全区党的代表会议,会议决定:在青纱帐期间,挺进军推进冀东,再次发动武装暴动,重新打开冀东抗战局面,建立冀东抗日游击根据地。同时区党委组织部长吴德,到冀东传达党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解决冀东工作中的问题。吴德到冀东后,在十分困难的环境下,先后在丰润县的潘家峪,遵化西部和蓟县盘山等地,分片儿召开了干部会议,八路军各支队、抗联以及中共冀东地方党的领导参加了会议,根据中共中央和上级党委的指示,会议进一步明确:坚持冀东抗日游击战争,创建冀东抗日游击根据地,是冀东党组织的基本任务,同时提出在冀东逐步建立财政制度,实行统筹统支等创建游击根据地的具体措施。根据冀热察区党委的决定,宣布将原中共冀热边特委,改为中共冀东地方委员会,周文彬任书记,由冀热察区党委领导。这次会议对统一干部的思想认识,坚定坚持冀东游击战争的信心,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九三九年春,包森率侦察排向西迂回,准备与活动在冀东西部的三支队取得联系,研讨联合行动有关事宜。到了盘山,通过当地老乡提供的情况,方知三支队在密云县四顶山一带活动。包森率部登上盘山主峰,真正领会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诗意!第一次上盘山,就认为那山形地势,是开展游击战的理想地方!正感叹间,忽听由西面传过一种奇怪的马达声,军人的本能,让他立即警觉起来,喊了声“隐蔽”,卧倒在山石上……

    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