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往事回首
推荐图文

    玉手之情

      发布时间:2011-04-13 06:28:16  来源:文史办  作者:杨俊成  点击:

    每当我从精致的包装盒里取出那对小巧玲珑的玉手时,总是鼻子酸酸的,眼睛湿湿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那是让人疯狂的文革年代。我们高三毕业班的几个同学相约,随着涌动在全国的学生流,一起到了北京。那天,人山人海的学生把首都天坛体育馆挤得水泄不通。在分配驻地时,阴差阳错,我和我的同学挤散了,却与几个河南的小同学聚到了一起。

    海淀区的一所小学校是我们的宿营地,那几个河南来的小同学年龄都在十四、五岁,长这么大从没离开过自己的家乡,没离开过自己的爹妈,遇到我以后,就把我当成了他们的依靠。我几次寻找走散了的同学没找到,也就在这里安顿了下来,成了他们的大哥哥。我管他们叫小河南

    一天夜里,小河南里的焦善炎突然哭了起来,他病了,肚子疼得厉害。我背起他就去找医生。我也不是北京常住人口,所以走了很远的路才找到卫生所。医生给他打针、吃药,过了一天,病好了,我们高兴得不得了。他们更加依赖我、亲近我,把我视作他们的唯一。

    一天,我们用激情的口号和激动的泪水接受了毛主席的检阅。毛主席的车队过后学生队伍开始疏散,返回营地的公路上,人流像滚滚的长江水向前涌去,我和几个小河南夹在人群中。忽然觉得前面不动了,后面的人却照样往前涌。怎么回事?我们都着急起来。从前面传过话来,说前面是座桥,桥面比路面窄,我感到事情不妙。人越来越密,身体紧贴身体,缝隙越来越小,呼吸越发感到困难。有人鞋子掉了,有人双脚离开了地面。这里如果人群哪怕有一波微小的蠕动,都有可能出现踩踏事故,即使很平稳,也许有人会窒息。我担心几个小河南的安危,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劲,双手用力推住前面一个人的后背,我身体向后方用力,让夹在中间的一个小河南受压力小一点,给他一点呼吸的空间。我咬着牙使劲坚持着,一厘米,两厘米,一米,两米⋯⋯终于移过了桥。安全返回宿营地后,我们欢呼着,雀跃着,为刚才的成功历险而兴奋得一夜没能入睡。

    在这样一个异地、异姓的大家庭中,我当了八天的住持。我要回家了,他们几个流着眼泪把我送上了车。在车上,我突然觉得书包里多了些什么,打开一看,是几个苹果。这哪是什么苹果呀,分明是几个小弟弟红扑扑的稚嫩的小脸蛋儿。

    四十几年过去了,人各一方,各自致力于自己的学业、事业,从没想到过还有见面的机会。有一天,电话里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又似熟悉的声音:是俊成大哥哥吗?我是小河南,知道我是谁吗?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我激动得双手颤抖,话筒差点摔到地上,我脱口而出:你是焦善炎!电话里他告诉我,他现在定居在加拿大,每日都思念家乡,思念亲人,更思念我这个大哥。还告诉我,是通过派出所帮助他联系到了我。

    半年后,有人在家门口喊:来客人了!出来一看,愣住了。一个戴浅墨镜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位中年妇女,还有一个提着两个包的20多岁的小伙子站在院子里。我打量他,他也打量我。他先开口说:我是小河南焦善炎,啊!是他,焦善炎!我们四只手跨越四十多年的时空,又紧紧地握在一起,此时的我和他,均是默默无语两眼泪

    焦善炎,他已经由一个稚气的十几岁的孩子,变成了成熟老练的企业家了。我们有说不完的话,他关心我的健康,关心我的生活。我们回忆着文革的故事,又畅谈着春天的故事。当我说到过桥时我怀里保护的那个人时,他说:那个人就是我呀!”“是吗?接着就是一屋子人的开怀大笑。

    他临走送给我一对老年保健用的玉手,它是我的至爱,它也使我浮想联翩:小河南与我,时移世易,隔山迈海,一个阔绰华侨,一个退休普工;一个声名远播,一个默默无闻。且时隔久远,天各一方,但这些都没能割断我们之间的真挚友谊。我想,这就是连结、维系、传承我们中华民族重情重义的优良传统吧⋯⋯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