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往事回首
推荐图文

    敬爱的周总理在遵化

      发布时间:2008-11-18 14:32:3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孙伟  点击:

         

     

     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生前曾于19661967年间,两次陪同阿尔巴尼亚外宾参观了遵化市的西铺村和沙石峪,亲身向我市干部和群众传授了党的优良作风。这里介绍的是几件小事,以飨读者。

             “我爱吃这个”

     人们都知道,周总理每次外出吃饭,有食堂的地方,常和职工干部一起就餐,需要派饭的,总是自个儿点名要,饭后如数付款,从来不占人民群众的便宜。
       
     1966年4月29下午,周总理陪着阿尔巴尼亚外宾从沙石峪坐飞机来到被誉为“穷棒子”之乡的遵化县西铺村。他一下飞机,就告诉工作人员:
      
    “这里是冀东老革命根据地,又是古来连年争战的长城沿线,农民的生活不太富裕,咱们的膳食要吃三样饭,四样菜。我喜欢吃什么,你都知道,要先说给他们!
       
    当工作人员走出几步之后,他又补充一句:“切忌浪费哟!
       
     
    首先,总理聚精会神地听汇报后又看了村史馆,一瞧表三点多钟了,这才决定吃饭。吃饭的地点在公社,总理一转身儿,瞧不见刚才讲村史、家史的王生、王荣亲哥俩儿,忙吩咐工作人员去请。
      
     
    头一次,这哥俩听了总理的“请”字,谁都不相信自个儿的耳朵。王荣吃惊地说:“怎么,亿万人民的好总理,请我们这些满脑袋高梁花的庄稼人,这真是……”他俩高兴得象秋后的栗子——乐得呲开了嘴儿。可谁也不好意思去,执拗一阵儿,只好让来人转告总理多吃点就行了。
       
    不到一袋烟工夫,走的人回来了:“总理非请你们去呢?
       
    两人还是不肯,担心有伤国家主要领导者的尊严,又婉言谢绝了。   
       
    谁知,不过几句话的时候,那一个同志又回来了,他急间间地央求:“两位老人快去吧,你们不去,总理说啥也不吃饭。”
       
    他俩听了,越发为起难来。看着自己的打扮,都是粗布帽、掌子鞋、对襟袄、免裆裤,这个样子怎能陪国家的总理吃饭呢?实在不好意思,只好抹着热泪,一前一后地向公社走来。
       
    这时,周总理正站在门口迎接着,老远就招呼:“你俩可真不好请哟,快来嘛,一块吃个团圆饭有多好!
       
    说话间,总理一手挎着一位老人的胳脯进了饭厅。
       
    前边已经说过,这顿饭是总理亲自安排的四样菜、三样饭。四样菜是:炒牛肉、摊鸡蛋、炖豆腐、拌菠菜;三样饭是:油丝饼、小米豆粥、玉米面饼子。吃饭时,总理小声告诉张茜,让她把油饼送到王荣哥俩眼前,把肉菜、鸡蛋夹到他们碗里。总理却拿起了玉米面饼子,大口大口地嚼起来。王生一看急了,忙把油饼推到总理眼头儿:“总理,您吃这个吧?别啃那个……”
       
     
    总理伸手把油饼放到王生的碗里,笑哈哈地说:“有好几年没吃窝头了,我爱吃这个。”
       
    说完,让人盛了碗小米绿豆粥,夹了些菠菜,香甜地吃着。
       
    在座的陈毅副总理和张茜同志也跟他那样,吃得都挺香甜。可他们仍旧不时地往王生哥俩碗里夹肉菜,递油饼,真象一家子在吃饭。
      
     饭后,王生浸着泪花对总理说:“我这个要饭的花子能跟您一块儿吃饭,连作梦都不敢想!您真是我们的好总理哟!

                 “这房子不能拆”

        周总理在西铺吃完了饭,就跟陈毅副总理商量,想要到王生家看看。陈毅副总理和张茜同志都表示赞同,大家起身便向王生家里走来。
       
    陪周总理吃饭的老王生,听说总理去看他的家,撒腿就往家跑, 没等跟他老伴樊翠玲说完,总理进了他家的大门口,夫妻俩把客人请进了亮亮堂堂的正房屋里。总理坐在炕上,双手接过王生老伴用粗瓷红碗盛着的白开水,一饮而尽,喝完用手背抹了下嘴唇,便同王生唠起家常来:
       
    “老人家,你家有几口人哪? 
       
    “八口。”
       
    “都是什么人哪?
       
    “老母亲、俩儿子、俩儿媳、一个四岁的小孙子叫国福,加上我们俩口子。”
       
    总理听说有个小孩子,两眼就在屋里寻觅开了,樊翠玲立时把国福推到总理跟前儿。总理双手把孩子抱在怀里,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糖 果,塞在孩子嘴里,还给装在衣袋里,幸福地望着、亲着,象是爷爷头一回见到孙子那样儿亲热儿。
       
    当总理听见家里人口这么多时,就问王生老伴:“你家八口人,房子够住了吗?
       
    “够住了,这正房让俩儿媳住,我俩住在厢房里。”
       
    总理听说有厢房,就抬头向窗外望去,边望边眉头紧绉,随后马上扭过头来,严肃地问王生:
       
    “老人家,你们是拿我当一家人看,还是当客人看哪?
       
     
    樊翠玲抢先回答:“我们拿您当一家人哪!
       
    “既然拿我当成一家人,为什么领我到这屋来?不叫我到厢房草屋去呢?
       
    王生连忙解释:“总理,那屋子埋汰,没法让您进去呀! 
      
    “唔,你们能够常住,我为啥连进就不能进?走,到那屋坐一坐  !”总理说完,欠身向东厢房走去。
      
     
    原来,王生这两间小茅屋.是解放前给地主看场用的草窝铺,坯打垛,乱草苫,又低又矮,又狭又窄,进门都得猫大腰。总理进得屋来,脱下鞋子,盘腿坐在炕沿上,先打量一下这间小屋,后把目光集中到王生的双眼上,立时记起王生自个儿介绍失明十多年的话来。忙问:
      
    “老人家,你的眼睛是怎么坏的?又是怎么好的呀?
       
    素称钢筋铁骨硬汉子的王生,听了总理的问话,抑制不住心头的酸痛,两行热泪“唰”地流了下来,嗓子眼儿象被鱼刺儿扎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哽咽着告诉总理:
       
    “解放前,我们一家十口人,被地主活活折磨死七口。从小死了爹妈,记事儿就讨饭为生,前后要了二十四年的饭。二十岁上和个要饭的姑娘成了亲,夫妇俩没处安身,只好给东铺村的地主看场。这个天长日久的破草房早该修,可地主告诉我们俩说,非得把场给看好了,秋后才给翻新呢!为了住好房,我俩整天每日地干,再苦再累也不怕,雨水连天的日子到了,一天晚饭过后,风越刮越猛,雨越下越大,扯不愣子屋顶的一角直棱棱地坍下来,风雨夹着泥草,恶狠狠地扑向我的脑袋,麻溜儿地糊了上双眼,打这以后,我就一直瞎了十七年。这当儿,还饿死了两个孩子。四七年土改翻了身,小窝铺归了我。人社后,党支部先给我治好了眼,又盖起了新房,才有了今天这样比蜜甜的好日子……”
       
    总理听着王生的诉说,激动得大声对陈毅副总理等在座的众人讲:
      
    “这房子才是过去广大贫下中农名符其实的、血海深仇的‘长工屋’哇!它是多么真实而又生动的历史见证者呀!
      
     
    稍停一会儿,他又遗憾地对王生夫妇说:“可惜我太忙喽!要不真该在这屋住两宿儿,好不忘本嘛!
       
    王生老伴赶忙接茬儿:“请总理放心,我们一定永不忘本。”
      
     
    总理马上谦虚地补充:“你理解的太多喽!我是讲我自己,永远也不能忘记劳动人民的苦楚哇!
      
     
    总理的话,触动了樊翠玲的心,在亲人面前,她实在忍不住了,忙陈诉起旧社会当牛做马的往事来:在那黑暗的日子里,她给地主王维平当女仆,成天为地主婆揩屎擦尿。可主人稍不顺心,就拳打脚踢。更狠毒的是,为了不叫她逃跑,专门用刀子把脚后跟给扎坏了。说着,她解开衣襟,捋起袖子,让总理看伤疤。
      
    总理探过身子,用手抚摸着樊翠玲身上的条条鞭痕、刀伤,嘴唇颤抖几下,转过脸去,用手绢擦起了眼泪。后转过身来对王生老伴说:
      
    “老人家,一定要保重身体啊!并且放心吧,我们的新社会由人民当家做主,不会再出现人吃人的事儿喽!
      
    樊翠玲听了总理的话,换了个口气:“有了新房之后,我一见这I棚子就想起旧社会来,真伤心啊,总想把它拆掉。可村里过去的穷哥们都不同意,说是留着它作个活教材。”
      
    “是啊,这房子不能拆,经常看看它,新一代就不会忘本哪!
       
    接着,总理又告诫王生:“以后要好好教育下一代,多把这屋子的历史讲给他们听,让他们可不能忘记过去的苦,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嘛,革命导师列宁的这句话,咱们都不能忘哟!
       
    周总理在长工屋整整呆了一个小时,临走时,他告诉摄影记者留张全家照。摄影师让总理坐在人群中间,总理却严肃地说:“什么时候都得有个群众观点,光突出我怎么行!”他说完,忙去招呼王生的老母亲坐在中间,王生夫妇分坐两边,总理和陈副总理站在最外边。

               “让‘愚公精神’代代相传”

       1966年4月29正午,周恩来总理陪同阿尔巴尼亚贵宾,乘飞机降落到被誉为当代“活愚公”的遵化县沙石峪。 总理下了飞机,扬着满面春风的笑脸儿,热情地同干部、社员们边握手,边说:“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啦?”这时,总理突然发现人群中的中年妇女抱着的小女孩儿也在欢迎客人。紧走几步上前抱在怀里,象亲爷爷那样吻着说:“小同志你好?我用胡子茬扎你呀,你怕吗?“不怕,我们欢迎周爷爷!”说着,小巴掌拍得更响了。在场的人们对总理这种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高尚品德,笑出了泪花。
       
    总理陪着外宾先观看了“万里千担一亩田”。忙让党支书张贵顺作了汇报:
      
    “这块地是全村百十名男女青年们干出来的成绩,姑娘、小伙子们先凿石垒坝,后又没早没晚地从五里外担土扩建了起来,总共担了千担土,行程一万里。故此我们称它‘万里千担一亩田、青石板上创高产’。”
       
    总理听了,便笑容满面地说:“是啊,越是贫苦的地方,人们的干劲越大。你们这种‘挖山不止’的愚公精神,很值得各地学习、效仿嘛!
      
     水,是沙石峪人的命根子。曾有“土如珍珠水如油、满山遍野大石头”之称。
      
     
    周总理携贵宾来到北山上的蓄水池旁,又让张贵顺详细地作了介绍:
      
    “为了解决我们村多年缺水的难题,党支部发动全村男女老少苦战五冬六春,花费一万三千多个劳动工,凿出了这眼深十二米,直径十七米大的蓄水池,每年所蓄的水可供全村人、畜用半年的……”
      
     
    总理接茬对客人们讲:“贵顺同志讲得好,他们做得也好!堪称我国人民的榜样啊!
      
    说到这里,他斜身儿招呼陈毅副总理:“陈老总你们都靠这边来,再近些,让记者给留个影。”
      
     
    随后,总理同外宾攀上最高的九岭山顶,环视到沙石峪的全貌。望见四周的层层梯田、果树,红的桃花、白的梨花、黄的菜花、绿的松柏,其间飘荡着一群群穿红挂绿的男女青年们,便对身边的张贵顺、闫福忠讲:
      
    “我是从东生同志的材料里了解到你们的一些情况,果然成绩不小,你们能够把贫穷的家乡改变得这样好,在中国还是少见的,正好作为我们的大学校嘛!千万记住,要让‘愚公精神’代代相传啊……”

                 “红枣真甜”
      
    沙石峪盛产的大枣,皮薄、核小、肉厚、味甜,是本地特产之一。1966429日,沙石峪人民拿出最好的礼品—大红枣招待敬爱的周总理及阿尔巴尼亚贵宾。
      
     
    周总理领着外宾们转完了山坡上的梯田,来到一块平展展的大青石板上坐下来。这时,村干部提来一篮子油亮亮的大红枣。老支书张贵顺捧起一把放到总理跟前“请总理尝尝我们自个儿产的大枣吧!
      
    “好,我一定要吃。”周总理说着,拾起一个放进嘴里,又惊讶、又高兴地笑了起来:“嚯,你们沙石峪石头缝儿里长出的红枣真甜哪,真是另个味儿!”接着又问起栽种情况:
      
     
    “贵顺,你们现有多少棵枣树”
       
    300上下棵吧!
       
    “年产多少斤枣?
       
    “一万多斤。”
       
    “外卖多少钱一斤?
       
    “两毛左右。”张贵顺随口解释,“虽说收入不多,可这满山满坡的青石板儿,就数栽这种树好哇!
       
    “是啊,枣树好。古代这幽燕之地就以产枣着称,人们拿它当饭吃。枣的养料丰富极了,又是药材。还有,这种树最适合山石坡岗,只要有点儿土就能活,挂果还早。人常说‘枣树当年就还钱’么!归结起它的长处来,是取之于民少,付之于民多,枣子一向受到人们的喜爱……”
      
     
    在场的人听了总理的一席话,都从心眼儿里佩服他知识的渊博。
       
    大伙儿正兴致勃勃地吃枣儿、说枣,总理一眼瞥见轱辘到地上一颗大红枣,忙弯腰拾了起来,“噗、噗”地吹去枣上的尘土,顺手扔进嘴里。人们都为他的行动由衷地敬佩。
      
     总理起身要走了。张贵顺和社员们围了上来,这个一把、那个一捧地往总理手里和口袋塞红枣:“总理带上点儿吧,留着在飞机上吃!”当听到张贵顺说:“总理,替我们给邓大姐带点儿去吧”时,他一边接枣,一边笑着说:“好,好,我给她带上点儿。可我也要代她谢谢你们喽!

               “茅草屋里唠家常真好”

          总理从北岭山上走了下来,见眼前有几层房屋,忙对张贵顺说:“贵顺哪,领我到你们家里看看去呀?
        
     
    张贵顺立时一惊:怎么,要看我们家,一个土里土气的茅草房,不得让总理笑出大牙来呀,忙不好意思地推辞:“总理,我家……”
         
    没等说完,总理便笑哈哈地拍着他的肩膀头说:
        
    “哎,你不欢迎我去么?拜访一下活愚公,干么不好意思,快走张贵顺见总理那种要去的劲头儿,不好再推辞,只好领头直奔东坡子。
        
    贵顺的老伴儿李述金,在人群里听见总理要到她家去,又惊又喜,先踩着小脚儿“噔、噔、噔”地跑回了家,立时扫炕席,铺子、开窗户。哪知道,没容她整理好,总理已然健步进了房门,脱了鞋,盘起腿地坐在了炕上。李述金忙让总理挪到褥子上,他执意不肯,“这热炕头儿好极了,战争年代,我最喜爱它,还没坐够哪!”说着,他随手拣起炕上的红枣放到嘴里,连忙问起李述金全家几口人,每年劳动多少工分,生活水平怎样。李述金对答如流。之后她又补充说:

      

上一条:人民护忠骨
下一条:黄花山怀古
相关文章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