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网您当前位置:首页 > 365bet客户端
推荐图文

    陈占金——学书路上的独行者

    记遵化政协委员陈占金

      发布时间:2008-12-01 06:09:35  来源:  作者:文史办  点击:

     2007年,他以一个书法家的身份,被遵化市政协聘为政协委员。对他来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一是他从来未想过;二是他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快五年啦。痴迷书法艺术只是后半生的兴趣爱好,一种精神上的追求和寄托,至于当不当书法家,能不能出名挣钱,根本没有想过,也不愿意去伤那份神,更不用说当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然而他真的当了书法家,当了政协委员,这个光宗耀祖的荣誉确实让他兴奋了好几天。冷静下来一想,这是鼓励、是鞭策,更是一种社会责任。这就是他,一个痴迷书法艺术几十年的书法人陈占金。   

    陈占金,1952年出生在遵化城南大华山脚下的兴隆店村,祖辈上都是种田人,父母目不识丁,家境贫寒。8岁那年他进了村里的小学校,爸爸虽然不识字,但要求子女必须识文断字。也许是穷人家的孩子,不谙世事的他却刻苦用功,小学六年一直成绩很好,并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遵化一中,即当时的河北省立五中。爸爸说了不管家里多穷,一定供你大学毕业,一个少年的美梦开始了。可这个梦很快就被史无前例、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砸碎了。尚未拿到新课本,学校就乱了套,紧接着就是大串连、大批判、闹革命、夺权初中三年的学业就这样荒废了。为了给家里挣工分,他又回到了生产队接受再教育。1970年底应征入伍,穿上了绿军装,来到四季如春的昆明。

    四年多的军营生活,煅炼了这个农村楞小子,分配工作时竟然让他到连部当了文书。复员后辗转几次调动工作,最后在市工商局稳定下来,几次换工作,都没有离开文字。八十年代中期,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工作标准越来越高,由于文化底子薄,先天不足的缺憾使他力不从心。幸好,自学考试制度开始了,他又报名参加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专课程的学习。他没有学过中学六年的课程,完全靠自学直接参加大专学历的毕业考试。这一断档给他的学习带来重重困难。另外,他在单位是独挡一面的主力。在家里他上有父母,下有两个孩子,困难象山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凭着拼命三郎的勇气,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凭着废寝忘食的勤奋,用四年多时间完成了学业,终于拿到了国家认可的大专毕业证。求知的艰辛,知识带来的乐趣,还有工作的优秀,使他被省、唐山市有关部门评为先进工作者。

    与书法结缘,虽属偶然,更是兴趣所至。幼年只知读书认字,把字写好看。在部队时,他除了收发文件,带领连部几个兵做好日常工作,其他就是出板报,写报道。尤其是写板报时,为了图案鲜亮、字迹清晰,大都是用毛笔蘸广告色。他把小时候临仿大字的功夫都用上了,也得到了首长和战友们的称赞。直到退伍还乡参加了工作,业余时间还经常胡涂乱抹。有一天,他看到了《书法》杂志的创刊号,马上到邮局订了一份,又不知从哪找来了一本残破不全的玄秘塔,在旧报纸上一点一横、一撇一捺的照着画,和小学生临大字一样,可那时他已到了而立之年,写毛笔字竟然成了一大嗜好。当他学习大专中文课程参加全国自考时,才真正懂得了书法是艺术,书法有书写的法则,当人们掌握了这种法则,用心去写,就能创造一种黑白相间的线条美,而这种创造不仅给书写者带来精神的愉悦,也给欣赏者带来美的享受。跨进书法艺术的门槛,又自古华山一条路,只有临贴。自考结束后,他买来了一本清张裕钊的字帖,凭过去临唐楷的功底,认真临摹,几近废寝废食的地步。古人说人过三十不学艺,可他已过不惑之年。他心无旁鹜,临帖读书成了他的唯一爱好,并给自己起了一个墨痴轩主人的斋号。

    几年后,他又拜在写清魏碑名家张书范先生门下,在名师的指导下开始临摹创作。1998年参加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的研修班,在两年多的系统学习期间,又得到马士达、宫双华、李松等名师的点拨,才开始迈进了书法艺术的门槛。然而底子薄,半路出家,真正地步入艺术殿堂谈何容易。望尽天涯路,必须拿出多于别人几倍的努力,才能到达彼岸,孤独和寂寞始终伴随着学书法的全过程。学书法临帖的同时,他又拜当地武术名家孙德永先生为师,学习太极拳、太极剑,把拳术剑术的刚柔相济、绵中裹铁运用到书写中,用锥画沙、折钗股的线条表现出来,他感到太极拳的一招一式,与书法线条的拉扯、点画的顿挫是那么和谐相通。他重新分析了自己,学书先法,古人临帖直追汉魏,从张猛龙入手,一猛子扎下去就是十多年。这期间,他又熟临了龙门造象、石门铭、晋唐墓志,逐步形成了宽博大气、道劲厚重、潇散飘逸的书写风格;旁涉汉隶摹崖西狭颂,取其凝重浑厚之气韵,行书临写宋四家,尤钟情黄山谷、米元章,取黄的大开大合、张驰有度的韵律感,取米秀润劲利,正侧藏露并用的消散随意,再把魏碑的方笔融入,逐渐有了自己的行书气象。他清醒地认识到,这只是小成,不属成功,更谈不上成熟,艺无止境,天涯路还是漫长的。

    遵化成立书法家协会时,同道们推荐他当了秘书长,随后又被唐山市书协聘为理事,河北省书协吸收为会员。2002年,由于年龄原因他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赋闲在家。虽然家里收入一般,他没有去打工,没有去做买卖挣钱,而是利用这充裕的时间读书临帖、创作。在刻苦临帖的同时努力创作,并积极参加省市的一些展事活动和一些公益性的书画展,每次有关部门组织文化下乡,露天地里摆上桌子,为老百姓写对联,虽然刺骨的寒风吹着,他却满头大汗,直到农民朋友拿到对联,乐呵呵地满意而去。一位来自革命老区的70多岁老人,与他素不相识,坐了80多里路的公共汽车,慕名求字,按老人的要求,写了一张又一张,直到老人满意。

    这是为了回报社会,不是为了展示。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非典时期,他不但创作了作品,还组织本会会员积极创作,慰问抗击非典一线的医护人员。如今,除了捐款,已经两次拿出自己的作品,为抗震救灾募集善款。书法家、政协委员,这是党和人民给的荣誉。在感到荣誉的同时,他更多地是感到了责任和压力。一个半路出家的书法爱好者,社会给予了如此大的荣誉和认可,除了鼓励和鞭策,更是期望,期待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传播文明、讴歌时代、娱悦人们的心灵,为传承中华民族的书法艺术做出贡献。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最新发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